岳母逼买房致中兴42岁程序员坠亡?

2017-12-18 15:40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岳母逼买房致中兴42岁程序员坠亡?


  

 

  家人展示欧建新的照片。2017年国庆时与亲人在外旅游的留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翻拍

  逝者:欧建新

  性别:男

  年龄:42岁

  籍贯:湖南武冈市

  生前职业:中兴网信科技研发工程师

  追忆人:家人

  “海鸥”走了。

  欧建新的亲朋好友喜欢管他叫“海鸥”。他们已经记不清,这样亲昵的称呼延续了多少年。

  12月10日,星期天,欧建新却像往常一样出了门。

  下午1点多,一通电话打破了平静。“你赶紧过来吧,你老公从楼上跳下来了。”丁艳当时不知道,她接到电话时,距丈夫出事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

  “是不是接了个诈骗电话,或者对方搞错了?”这是丁艳的第一反应。尽管有些怀疑,她还是带着儿子西西赶去了丈夫的公司。

  从小区到公司研发大楼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丁艳到达时,现场已经被封锁。欧建新的遗体落在大楼入口几米外,门上屋檐的一块玻璃已经碎裂。遗体被黄色的布铺盖着,三把黑伞遮挡在上面,周围血迹斑斑。

  看到那一幕时,丁艳有点不敢相信,“可能是跟他长得比较相似的人,应该不是我老公。”当她确认了后,“全身发抖,脑海里一片空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12月10日10点左右,欧建新从公司大楼26层跳下。事后,经深圳南山警方现场勘查,初步认定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

  “寒门贵子”

  欧颖接到嫂子丁艳打来的电话,是下午2点多,她正从惠州惠阳坐车赶到深圳学车。电话里,丁艳告诉她,“你哥出事了,出大事了。”欧颖有些懵,火急火燎地往事发地赶。

  欧颖小欧建新4岁,比哥哥晚几年到深圳工作。她跟哥哥关系很好,每逢工作上遇到些什么问题,哥哥总会耐心地开导她。在欧颖眼里,这个名校毕业,在名企工作的哥哥比她懂事很多。

  欧建新出生在湖南省邵阳武冈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在众亲友的眼中,他自小就是一个让人很省心的孩子。

  从小到大,欧建新的学习成绩都很好,是众人心中的榜样。“我们培养他,花了很多心思。”母亲马雯说,当时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种地和养殖家畜是全部的收入来源。家里有3个孩子,因为种种原因,“老大不得不辍学。”

  1994年,欧建新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欧建新的舅舅至今都还记得,当年的火车票不好买。在长沙火车站,还是他托关系才弄到了一张去往北京的火车票。

  毕业后,欧建新进入湖南株洲一家研究所工作。2001年,他辞了工作,来到深圳发展,在深圳华为公司工作了8年。后来,他又考取了南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2011年,欧建新到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至今。

  到深圳16年,欧建新有房有车,结婚生子,成为老家人羡慕的对象。

  

欧建新生前照。 南都记者 赵炎雄 翻拍

 

  欧建新生前照。 南都记者 赵炎雄 翻拍  性格很好

  刘成是欧建新的大学同学,当时两人住对门。在北航系统工程专业的那4年,“他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他这性格,别人跟他吵都吵不起来。”

  毕业后,刘成先来到深圳工作。“后来,海鸥也来了”。班里20多个人,在深圳的也就他俩。“海鸥人缘好,有时同学、校友要聚会,还是他通知我呢。”

  在朋友雷女士眼中,欧建新是一个很温和、很贴心脾气很好的人。

  前年8月,深圳下大雨,雷女士开车从罗湖到南山欧建新家。到了欧家,欧建新看到雷女士的车子里全是水,二话没说便拿着桶子和抹布将车擦洗得干干净净,“4S店都没去”。

  2009年,妹妹欧颖也来到深圳工作,住在龙华区。欧建新一家跟妹妹家的来往更加频繁。后来,妹妹欧颖在惠州买房时,欧建新一家还借了钱给她。

  今年国庆节后,欧建新与妹妹一家,带着父母回了一趟老家武冈,之后又去了株洲、湘潭、长沙,还去了武汉。

  如今,这成了欧颖对于哥哥最清晰的美好回忆。

  不知道为何会走上这条路

  丁艳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早在12月1日,欧建新就曾告诉丁艳,领导找他谈话劝退。“我当时还安慰他,出来后找个更好的,人都有失意的时候。” 当时,丁艳并未察觉到丈夫有什么异常。

  入职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欧建新持有大约5万股的内部股票。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和年终奖外,每个月领取股票分红。12月7日,欧建新和丁艳在微信上谈论过股票的事。“他对我说,领导说离职后,公司将以2元每股回购股票。丈夫对这个价格很不满。”

  

12月7日,欧建新在微信里向妻子提及了公司股权的事情。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12月7日,欧建新在微信里向妻子提及了公司股权的事情。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12月15日,中兴网信品牌业务张姓负责人称,公司目前没有大规模裁员计划,经营活动正常开展,至于人员流动属于企业正常经营的情况。对于离职后的股权回购,也是按照公司的要求和规章制度在执行。

  12月6日,欧建新提起,他最近会去一趟香港。“深圳离香港近,他随时想去就去了。”丁艳在微信上嘱咐丈夫,在香港给孩子买几瓶钙片,“有个同事的孩子,5岁长到了1 。3米。儿子正在长身体,我想让儿子长高一点。他答应了。”

  突然之间坠楼,欧颖也想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会如此决绝。她与哥哥最后一次通话发生在事发前一天。那天,是妈妈的生日,可向来孝顺的欧建新却并没有去惠州给妈妈过生日。

  没有给妈妈过生日,欧建新给出的理由是9岁的儿子在前一天脸部受了伤,他要去医院帮儿子换药,“另外,工作上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12月9日晚上7点多,欧建新曾打电话给妹妹,说想去妹妹家看看父母。“过来我这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我就跟他说如果过来就在我那儿住一晚,毕竟太折腾了。”欧颖说,“后来哥哥才说,等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完,再带上妻子儿女去给爸妈补过生日。”

  这几天,网上关于欧建新死因的猜测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人说“岳母逼他买房”,也有人说“夫妻不和睦”。对于这些说法,丁艳有些接受不了。

  2005年,欧建新夫妻俩在南山区某小区买下了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如今一家几口仍住在那里,房贷早已还完。

  妻子丁艳说,丈夫一年收入大约在30万,她从事财务工作,一年也有接近20万的收入。前些年,他们又在东莞松山湖片区买了一套房子用来投资,月供9000元左右。

  欧建新的岳父母先前在湖南郴州的一个矿务局工作。退休后,为了帮女儿带孩子,两个老人在凤凰山脚下购买了一套小产权房。

  “他岳父岳母都是有退休工资的人,买房花了20多万。”丁艳的好友雷女士告诉南都记者。“网上流传岳父岳母逼建新买房,是完全不存在的事。”

  “夫妻两人的关系也很好。丁艳总称呼他老公‘亲爱的老公’,我们一般叫不出口的。”雷女士说。

  破碎的家庭

  

 

  12月12日,儿子西西打电话给妈妈说,睡不着觉,压力很大,胸口感到很闷。一旁的雷女士接过电话,只听到西西哭着说,“爸爸是个骗子,说好了要出去玩的”。

  12月15日晚上8点半,儿子西西又给丁艳打来电话说,“上上个星期天,去游乐园玩得很开心,爸爸答应过他还会带我去的”。丈夫去世后,丁艳躺在床上,毫无气力,不知道怎么安慰儿子。(除欧建新外,均为化名)


上一篇:女子身亡准备火化,推进去之后发生了恐怖的一幕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