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运行具有四大特征

2018-12-15 09:0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宏观经济运行具有四大特征


我国目前经济增速下滑不仅具有新常态转型时期的阶段性特征,同时也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对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造成冲击的结果

范志勇

一、宏观经济整体保持稳定

进入11月份以来我国宏观经济延续了整体平稳的基本格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持续增加,调查失业率保持稳定。就业稳定是宏观经济稳定的基础,也为下一步扩大改革和开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2018年以来我国城镇就业基本保持稳定。全年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8月份之后略有下降。截至10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比8月份5.1%下降了0.2个百分点。同时,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保持稳定增长,截至10月份实现累积新增就业人数1200万人,比上年同期增长0.8%个百分点。

第二,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实现稳定。10月份和11月份人民币汇率出现企稳迹象,基本维持在6.9元人民币/美元左右的水平。同时11月份外汇储备也出现了止跌,比10月份微增了约86亿美元。本轮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是在全球主要货币兑美元贬值的大背景下发生的。人民币虽然加入SDR货币篮子,也已成为一些国家的储备货币,但是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人民币毕竟尚不具备避险资产的属性。当国际金融市场出现波动的时候,出现小幅贬值是正常现象,人民币贬值幅度并未超出合理范围。

第三,进出口和吸引外资表现稳定。2018年11月份以美元计价的出口累积增长11.8%,进口累积增长18.4%;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和进口分别累计增长7.6%和14.5%。同时在对外贸易结构方面表现出以下特征:一般贸易增速快于加工贸易,体现出国际贸易对我国产业升级的贡献;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展现了我国国际贸易发展的新方向。但应该注意到11月进出口当月同比增速比10月份出现大幅回落,显示“抢出(进)口”效应迅速回落。11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和进口同比增速分别为4.6%和3.1%,比上月同比增速分别下降了10.3个百分点和17.8个百分点。

截止到11月份实际利用外资累积达到1213亿美元,增长率达到1.1%。由于2018年11月当月实际利用外资基数较大,导致实际利用外资累积同比增速在11月出现快速下降,比10月份下降5.4个百分点。外商直接投资的不断增长用事实驳斥了“外资撤离论”,累积实际利用外资规模并未出现明显的下降。在保持规模基本稳定的同时,吸引外资的结构上呈现改善,主要表现为技术制造业保持较强增长态势、中西部地区吸收外资增长,自贸试验区增长领先全国,以及主要投资来源地增长态势良好。

二、总需求短期内面临加速下滑压力

在整体稳定的大格局下,总需求增速出现下滑加速的迹象,值得特别关注。

第一,名义总需求增速面临持续下滑压力。以金融业和房地产业为代表的传统支撑产业动力逐渐消失,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所代表的新动能尚无法独立承担起稳定总需求的重担。2018年三季度当季名义GDP增速为9.6%,比去年同季度降低1.6个百分点。其中金融业和房地产业需求下滑明显,拉动总需求下降;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需求增长迅猛,但难以实现全面拉动总需求的重任。

第二,11月份消费品价格和工业品价格环比负增长,面临通缩压力。2018年1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食品价格上涨2.5%,非食品价格上涨2.1%;消费品价格上涨2.2%,服务价格上涨2.1%。2018年11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2.7%,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3.3%。在价格同比增长的背后隐藏的是消费者价格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的大范围由正转负。

第三、从总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看,消费需求延续疲弱趋势;投资需求温和增长,并且呈现结构改善。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进一步放缓。2018年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8%),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增长2.1%。从累计增速看,2018年前11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1%,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增长6.1%。造成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的原因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收入增速下降造成消费需求下滑;二是居民部门高杠杆率造成的财富挤占效应。2018年前11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增速比1-10月份回升0.2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11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0.46%。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2.3%,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7%。民间投资增速大大快于国有控股企业。

第四,货币供给增速持续下降是总需求不足的原因之一。从2017年1季度到2018年3季度,我国已经连续7个季度广义货币余额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速。该趋势如果长期持续对稳定总需求会造成不利影响。即便是在直接融资市场发达的经济体,广义货币增速长期低于名义总需求增速也将会对维持总需求稳定造成不良影响。

三、外部环境是短期内影响我国经济的主要不确定因素

2019年开局我国经济可能面临更加复杂和不确定的外部经济环境。这些不确定性的来源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美贸易摩擦谈判的前景。中美双方的摩擦并非局限在贸易领域,存在向科技、金融等其他领域扩散的倾向,在短短90天内彻底解决全部经贸问题的难度极大。

第二,美国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尽管美国经济近期表现良好,但是越来越多的观察家担心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可能会转向放缓甚至衰退。届时如果美国经济出现衰退将对全球经济复苏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第三,大宗商品价格。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石油价格上升不仅直接恶化我国的贸易条件,并且将对宏观经济复苏造成不利影响。但是从石油价格变化的历史经验来看,在全球货币供给收紧的情况下,即便在供给端发生限产甚至由局部战争造成的减产,都并不容易形成石油价格的持续上升。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对中国经济有利的一面。在全球经济面临普遍不景气的背景下,根据“木桶原理”,由美国网罗的“围堵”中国联盟将由其最薄弱的环节决定。西方国家也面临着严峻的经济下滑压力,我国仍然可以通过双边和多边的合作寻找新的机会。

四、经济复苏呼唤全面改革

我国目前经济增速下滑不仅具有新常态转型时期的阶段性特征,同时也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对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造成冲击的结果。应对目前的经济形势不仅要有常规的全方位的经济政策,更需要从稳定居民和投资者信心着手,稳定国内外经济主体对未来中国经济的预期。

最新公布的财政收入数据显示:11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5.4%,11月份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17.3%,这些都是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的表现。同时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表态在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是符合当前实际情况的。这些都说明政策制定部门对我国经济的基本面是有充分认识的。

在13日刚刚结束的中央政治局会上,中央对2019年的经济政策确定了基本的基调。2019年将继续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提振市场信心。期待结合改革开放40周年和明年建国70周年,凝聚全国人民贯彻改革开放的共识,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

我国目前经济增速下滑不仅具有新常态转型时期的阶段性特征,同时也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对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造成冲击的结果

范志勇

一、宏观经济整体保持稳定

进入11月份以来我国宏观经济延续了整体平稳的基本格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持续增加,调查失业率保持稳定。就业稳定是宏观经济稳定的基础,也为下一步扩大改革和开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2018年以来我国城镇就业基本保持稳定。全年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8月份之后略有下降。截至10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比8月份5.1%下降了0.2个百分点。同时,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保持稳定增长,截至10月份实现累积新增就业人数1200万人,比上年同期增长0.8%个百分点。

第二,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实现稳定。10月份和11月份人民币汇率出现企稳迹象,基本维持在6.9元人民币/美元左右的水平。同时11月份外汇储备也出现了止跌,比10月份微增了约86亿美元。本轮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是在全球主要货币兑美元贬值的大背景下发生的。人民币虽然加入SDR货币篮子,也已成为一些国家的储备货币,但是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人民币毕竟尚不具备避险资产的属性。当国际金融市场出现波动的时候,出现小幅贬值是正常现象,人民币贬值幅度并未超出合理范围。

第三,进出口和吸引外资表现稳定。2018年11月份以美元计价的出口累积增长11.8%,进口累积增长18.4%;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和进口分别累计增长7.6%和14.5%。同时在对外贸易结构方面表现出以下特征:一般贸易增速快于加工贸易,体现出国际贸易对我国产业升级的贡献;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展现了我国国际贸易发展的新方向。但应该注意到11月进出口当月同比增速比10月份出现大幅回落,显示“抢出(进)口”效应迅速回落。11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和进口同比增速分别为4.6%和3.1%,比上月同比增速分别下降了10.3个百分点和17.8个百分点。

截止到11月份实际利用外资累积达到1213亿美元,增长率达到1.1%。由于2018年11月当月实际利用外资基数较大,导致实际利用外资累积同比增速在11月出现快速下降,比10月份下降5.4个百分点。外商直接投资的不断增长用事实驳斥了“外资撤离论”,累积实际利用外资规模并未出现明显的下降。在保持规模基本稳定的同时,吸引外资的结构上呈现改善,主要表现为技术制造业保持较强增长态势、中西部地区吸收外资增长,自贸试验区增长领先全国,以及主要投资来源地增长态势良好。

二、总需求短期内面临加速下滑压力

在整体稳定的大格局下,总需求增速出现下滑加速的迹象,值得特别关注。

第一,名义总需求增速面临持续下滑压力。以金融业和房地产业为代表的传统支撑产业动力逐渐消失,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所代表的新动能尚无法独立承担起稳定总需求的重担。2018年三季度当季名义GDP增速为9.6%,比去年同季度降低1.6个百分点。其中金融业和房地产业需求下滑明显,拉动总需求下降;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需求增长迅猛,但难以实现全面拉动总需求的重任。

第二,11月份消费品价格和工业品价格环比负增长,面临通缩压力。2018年1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食品价格上涨2.5%,非食品价格上涨2.1%;消费品价格上涨2.2%,服务价格上涨2.1%。2018年11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2.7%,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3.3%。在价格同比增长的背后隐藏的是消费者价格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的大范围由正转负。

第三、从总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看,消费需求延续疲弱趋势;投资需求温和增长,并且呈现结构改善。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进一步放缓。2018年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8%),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增长2.1%。从累计增速看,2018年前11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1%,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增长6.1%。造成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的原因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收入增速下降造成消费需求下滑;二是居民部门高杠杆率造成的财富挤占效应。2018年前11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增速比1-10月份回升0.2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11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0.46%。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2.3%,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7%。民间投资增速大大快于国有控股企业。

第四,货币供给增速持续下降是总需求不足的原因之一。从2017年1季度到2018年3季度,我国已经连续7个季度广义货币余额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速。该趋势如果长期持续对稳定总需求会造成不利影响。即便是在直接融资市场发达的经济体,广义货币增速长期低于名义总需求增速也将会对维持总需求稳定造成不良影响。

三、外部环境是短期内影响我国经济的主要不确定因素

2019年开局我国经济可能面临更加复杂和不确定的外部经济环境。这些不确定性的来源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美贸易摩擦谈判的前景。中美双方的摩擦并非局限在贸易领域,存在向科技、金融等其他领域扩散的倾向,在短短90天内彻底解决全部经贸问题的难度极大。

第二,美国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增加。尽管美国经济近期表现良好,但是越来越多的观察家担心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可能会转向放缓甚至衰退。届时如果美国经济出现衰退将对全球经济复苏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第三,大宗商品价格。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石油价格上升不仅直接恶化我国的贸易条件,并且将对宏观经济复苏造成不利影响。但是从石油价格变化的历史经验来看,在全球货币供给收紧的情况下,即便在供给端发生限产甚至由局部战争造成的减产,都并不容易形成石油价格的持续上升。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对中国经济有利的一面。在全球经济面临普遍不景气的背景下,根据“木桶原理”,由美国网罗的“围堵”中国联盟将由其最薄弱的环节决定。西方国家也面临着严峻的经济下滑压力,我国仍然可以通过双边和多边的合作寻找新的机会。

四、经济复苏呼唤全面改革

我国目前经济增速下滑不仅具有新常态转型时期的阶段性特征,同时也是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对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造成冲击的结果。应对目前的经济形势不仅要有常规的全方位的经济政策,更需要从稳定居民和投资者信心着手,稳定国内外经济主体对未来中国经济的预期。

最新公布的财政收入数据显示:11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5.4%,11月份个人所得税同比下降17.3%,这些都是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的表现。同时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表态在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是符合当前实际情况的。这些都说明政策制定部门对我国经济的基本面是有充分认识的。

在13日刚刚结束的中央政治局会上,中央对2019年的经济政策确定了基本的基调。2019年将继续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提振市场信心。期待结合改革开放40周年和明年建国70周年,凝聚全国人民贯彻改革开放的共识,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


上一篇:云南旅游实用攻略分享        下一篇:长沙休闲旅游优秀品牌项目出炉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