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实体经济质量提升

2019-07-10 12:5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服务实体经济质量提升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业的天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在近日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我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效果得到持续提升。由于质押物、商业信用等方面原因,中小企业一直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从供应链金融到产业链金融,都在不断探索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道路。

 

今年1-5月,保险业为全社会提供风险保障总额达2500万亿元;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为29万户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了增信服务。目前,保险资金通过投资债券、股票、股权等已为实体经济直接融资8.8万亿元。

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待解

周亮介绍,今年上半年银行保险机构加大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投放,重点满足制造业和消费升级的融资需求;支持扩大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积极拓展科创企业融资渠道,尤其下大力气在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上做了大量的工作。5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10万亿元,增速明显高于各项贷款增速。今年前5月,五大银行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较去年全年下降了0.65个百分点。

“供应链金融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解决目前存在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但是供应链金融怎么落地,我觉得需要深入探讨和思考。”深圳万联网创始人蔡宇江在7月7日召开的2019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供应链金融并不是只有以银行为代表的供应链金融机构发挥作用。

“金融机构的资金流到实体企业或者是最急需的中小微企业的市场真正服务实体经济,还是非常困难。”海尔金融保理总经理刘中锡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资金很难流入中小企业?刘中锡认为,国有企业有隐形的担保背书,商业信用较高;房地产企业有房屋有土地,有可以抵押的资产。“银行信托或保险基金等资金一旦放开,最后可能大部分都留在这些(国企、房地产)领域,形成一个‘大水漫灌’的局面,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干渴的地方往往最难得到(资金)。”他说。

蔡江宇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银行等金融机构愿意为实体经济服务,但由于中小企业的商业信用较低,担保抵押物较少,即便想通过供应链金融予以支持,也非常困难。“如何让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的低成本资金助力中小微实体企业发展,需要生态、供应链金融持牌机构和服务机构协作完成。”

供应链金融能够帮助部分企业获得资金支持的同时控制金融风险。蔡江宇举例说,深圳有大量手机方案公司只有技术和定单,没有担保抵押物,也没有相应的数据,很难在银行等机构获取资金支持。针对这种情况,供应链机构发挥作用,当方案公司接到海外运营商的定单但还没有货物时,海外买家的保证金将转到供应链公司的指定帐户,供应链公司就可以先行垫付采购资金。后面的运作,包括原材料采购、安排指定工厂生产、生产的内部管控以及成品出货、清关、结汇、退税,整个过程由供应链公司掌握,保证整个资金闭环,能够控制风险。在这种模式下,银行也愿意把资金通过供应链公司提供给方案公司,使得方案公司能够享受比较低的资金成本。在帮助企业顺利开展业务的同时,供应链公司也能够在当中得到发展。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检查官杨丽平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加大制造业的信贷投放,鼓励商业银行研究知识产权打包组合质押的模式,努力促使更多小微企业实现知识产权质押首贷;督促商业银行加强资产评估能力建设,探索质物处置的有效途径,提高容忍度。

“中小企业发展好了,就有更多的资金投入研发,产品可以做得更好,核心企业受益。中小企业应收帐款实际发生,核心企业一定会支付,所以金融机构如果把资金投向这方面,资产安全而且收益有保证。此外,大量中小企业发展起来,我们就有更多税收和更多的就业机会,是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非常大的推动力。”前海方舟总裁鲍晓莉表示。

金融为产业赋能

刘中锡认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非仅为实体企业提供资金支持,除资金的赋能外,产业的升级迭代、链接新的资源要素帮助企业实现“造血”也尤为重要。

“不断为中小微实体企业‘输血’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让产业链条里面的中小微企业自己的造血功能恢复正常才是根本。”刘中锡解释,一方面,类金融机构可以通过物联网等方式掌握中小微实体企业的经营动态,掌握中小微实体企业与核心企业或核心企业供应商交易的真实性,通过确权、回款等方式从资金的角度给予支持;另一方面,一些中小微实体企业本身在产业链中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类金融机构可以深入产业链条,找出其中存在的问题,如交易、购销过程中的一些设计是否存在问题,从而帮助中小微实体企业发展。

据了解,海尔金融保理采用“产业投行”的模式,在实践中摸索出了“链式信用生态”模式。链式信用生态,就是在企业信用的基础上,链接资源方进行共创,通过信用变现、流通,带来产业生态的自演进、自迭代,简单来讲,就是让企业信用变现、产生价值。刘中锡称,“产业投行”就是整合各方资源,最后实现成本的降低、规模的扩大、效率的提升、收入的提高。

刘中锡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了通过产业链金融实现增值的实践案例。“我们在调研山东玉米产业链时发现,该产业链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生产离散、核心企业与农户信息不对称、玉米生产供需不平衡等。深入产业之后,我们觉得要介入整个产业才能够把产业附加值做出来。”刘中锡介绍,通过与农民和产业链各方交互,“产业投行”模式打造链式信用生态,引入上下游供应商打通产业链,去除上百家中间商,建立了以合同为基础的信用增值体系,实现从化肥到种植到深加工再到销售的四维信用经济的闭环,让农民知道下游加工厂商需要什么,按需生产,让柠檬酸、味精、玉米油等深加工厂商能够追溯原材料质量,确保销量。该模式最终为有关方增利20%-40%,实现生态圈各方的共赢增值。




上一篇:循环经济实现“良性循环”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循环经济实现“良性循环”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