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经济的“怪圈论”窥探

2019-09-27 15:15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欧元区经济的“怪圈论”窥探

  欧洲,提起这个字眼,人们总能与品质卓越的汽车、巧夺天工的手表、高端奢华的服饰等等联系到一起。在全球经济中,其市场地位、需求稳定、超前意识无疑是公认的;一方面其不仅打造了欧洲制造的金字招牌,另一方面也捍卫着欧洲经济的稳定增长。
  但自2018年开始,欧元区经济的疲弱一发不可收拾,GDP增速从3%的水平一路下行至1.2%且依旧维持负面预期。其中作为火车头的德国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已成定局;高赤字水平叠加高福利压缩经济回旋余地;相对低负利率水平持续施压银行业;贸易环境恶化对传统优势制造业利润的摧残等问题,目前已经让欧元区经济陷入了一个怪圈,一方面似乎难以找到突破僵局的办法,另一方面如果按兵不动则风险爆发只是时间的问题。对此我们不禁再度质疑,欧元区经济真的衰退了吗?

  近期公布的欧元区和主要国家的PMI系列指数可谓让人大跌眼镜;如9月欧元区制造业PMI初值为45.6,这创下了2012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9月综合PMI初值为50.4,为2014年10月以来新低;作为欧元区的经济核心——德法表现差强人意;德国9月制造业PMI初值仅为41.4,这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法国9月制造业PMI初值为50.3,虽然相对表现稳定,但确实的8月回暖成为昙花一现;市场此前对于欧元区制造业或有复苏的预期瞬间夭折。作为以高端精细制造业为支柱的欧元区经济来说,制造业数据无疑是衡量经济预期的核心点之一,扭转制造业的疲弱是欧元区经济重振的主要矛盾。但遗憾的是当前欧元区的问题不仅是只在本身,外部逐渐恶化的贸易环境使得欧元区经济雪上加霜,这进一步助长欧元区潜在问题的进一步恶化,甚至难免形成欧元区经济的“怪圈论”。
  首先从表象来看,这个“怪圈”之怪体现在了从2018年第二季度欧元区持续的负利率政策与量化宽松的组合对经济提振无效。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从欧元区国家的制造业布局上不难找到问题的答案。
  以德国为例,在欧元区国家当中,德国最大汽车出口国的地位举足轻重,其中对美国以及中国的出口占据了大半江山。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目前已经不是欧洲本身采取对策能够有效解决的问题,因此我们才看到了为什么在欧元持续贬值、欧央行持续负利率及量化宽松等利好实体外贸的综合环境下,德国经济增长尤其是制造业景气度依旧不断下滑。短期进一步引申到对于欧元区经济的拖累,以及作为欧元区经济特点的缩影。
  再者,欧元区经济“怪圈”的表现当然不仅仅如此简单,贸易环境的恶化到如今为止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如果把它比喻成外部造成的经济“急性病”,目前处于欧元区内部的“慢性病”更值得警惕,暨高社会福利下的负利率状态已经催生或即将催生的一系列问题。统计显示欧州国家人口约占世界9%,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超过20%,而福利开支却战世界的50%,这过去或许这是令人羡慕的数字,但这种福利制度的“摇篮”如今不仅成为欧洲国家的重负,而且日益侵蚀着欧洲的竞争力。
  尤其是在经济不振、负利率扩大、赤子高企、政局动荡的环境下,这盏“摇篮”或将把欧洲经济摇向“坟墓”。以最新欧元区M2与M1差额计算,欧央行9月降息0.1个百分点至-0.5%水平,这使得欧元区银行体系每年支付约234亿欧元的成本,且随着量化宽松的重启未来还将继续提高,而同期银行体系贷款收入仅为283亿欧元;如此对比,目前与未来可见欧元区银行业的利润堪忧,甚至将陷入亏损的尴尬局面。而市场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负利率的对银行体系的蚕食是难以扭转的,原因在于经济基本面的困局使得欧元区货币政策难有回头的余地,其对于极度宽松环境的依赖拖累难以转向。
  最后,欧元区成员国高企的负债水平也难见改观。根据2017年数据显示,欧元区成员国政府债务规模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27%,占GDP总额的86.7%,已经远超过《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政府债务上限不能超过GDP60%的约定。
  通过我们上面的论述,我们不难发现欧元区经济“怪圈”的庐山真面。外部突发的贸易压力以及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使得欧元区实体经济及外贸的压力明显上升,催生了支柱产业的衰退以及经济增长的下滑。
  在此背景下,流动性对于实体经济的青睐程度必然会降低,这将直接关系到银行金融体系的利润来源,叠加负利率规模的扩大以及量化宽松重启使得银行系统压力增大,金融机构必须寻求其他的利润来源。这或许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欧元区经济下滑的背景下,股票市场的良好表现所体现的反常性。

  我们知道实体经济下滑与股市高企的组合无疑是酝酿泡沫的过程,如何处理和消化这个泡沫将是未来欧元区的重要课题。关于高福利的持续是当前欧元区经济必须承受也无力改变的压力,在选票政治的作用下,欧洲很少有政客敢在福利问题上大动干戈。但高福利给欧洲经济带来的压力除了体现在财政方面,更体现在精神层面,其对于欧洲人斗志以及意志的削弱无疑将给本就不景气的经济雪上加霜。何况目前还存在英国脱欧、美国搅局、能源问题等不确定性因素所酝酿的潜在风险,对于欧元区对内、对外贸易市场及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甚至结构重构均有重要意义。
  当前重新审视欧元区经济,我们似乎感受到了一种欧元区经济已经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既视感,在经济转型与外部压力、货币政策与金融风险、福利削减与政局稳定、货币贬值与债务负担等等这些选项中,欧元区国家已经在选择困难症中徘徊许久,未来或将继续徘徊,如何突破这个经济的“怪圈”,令经济获得重生,也许答案并不在欧元区自身,欧元贬值的漫漫长路或许也仍未结束。在欧元20岁生日之际,欧元区经济的衰退真的不会发生吗?


上一篇:人工智能进入高速发展期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人工智能进入高速发展期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