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未来究竟靠什么?

2018-12-23 18: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经济未来究竟靠什么?



很荣幸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明年资本市场的观点,回想一下 2018 年在金融市场上大家确实感觉到压力很大,股市没有赚到钱,展望 2019 年,过去十年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明年可能是经济比较困难的一年,但是我们认为明年是充满希望的一年。
我们策略报告的名字叫,我去海外路演发现,中国人的勤奋是举世无双的,我们有这么大规模的内需市场,其实我们底子非常好,我们是一只凤凰,但过去几年我们努力的方向搞错了,所以才会感到比较难受。而最近两年我们很多政策的改变是对的,我们正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相信只要愿意坚持去做正确的事情,未来就会是充满希望的。
今天我主要汇报三个方面的观点:第一个是过去我们的问题在哪里,第二个是我们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第三个是我们怎么看待未来的希望。
举债发展经济、已经没有出路
我们的问题其实非常简单,过去靠举债发展的模式不可持续。当前中国经济处于内外交困,外需有贸易摩擦的影响,内需中的投资增速低迷、消费增速也在下滑,整体来看经济确实有下行的压力。
但是经济下行的压力过去十年经常出现,回顾 08 年、12 年和 15 年,当时都感觉压力很大,但是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过去我们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靠的是举债,08 年 4 万亿是企业部门出来举债,12 年是政府部门出来举债,最近 15 年这一次是居民部门出来举债,我们每一次都是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行。
但是这次好像这一招不灵了,我们举了这么多债以后,目前全社会的债务率到达了历史的顶峰,债务与 GDP 的比值达到了 250%,好像没有办法再通过举债来应对本轮经济下行了,这也是目前市场比较悲观的重要原因。
收货币驱劣币,减税奖励良币
接下来,我们来看怎么去解决巨额债务的问题。有两件事很重要,第一件事是我们一定要收货币,第二件事是要减税。
巨额债务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但放眼全球却是经常发生。比如 08 年的美国和 90 年代的日本都曾遇到过。
达里奥有一本新书叫《理解巨债危机》,给了一个很好的框架。根据他对全球去杠杆的研究,要想解决巨额债务问题,需要做好四件事情:一是货币紧缩,二是债务违约,三是重新创造货币,四是重新分配财富。
我们先来看一下货币,我们所有痛苦的根源来自于货币超发,那么货币超发是如何发生的?在发生过许多次的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都意识到货币超发是众多危机的根源,而货币超发往往源于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过度,所以后来就诞生了巴塞尔协议,用资本充足率来约束银行的信贷投放行为。
我国在 09 年的货币超发源于巨额信贷投放,但当时我们还没有严格监管银行的信贷投放行为。而在 2012 年我国开始实施巴塞尔协议,理论上按照我国商业银行 10% 左右的资本充足率,其资产增速就不应该超过 10%,12 年我国就不应该再出现货币超发。
但恰好是从 13 年开始出现了影子银行的问题,许多非银行金融机构帮银行在表外逃避资本监管来投放信贷,比如说信托行业的总规模一度超过 20 万亿,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通道业务,所以说这一次是影子银行导致了货币超发。
因此,这两年的金融去杠杆、资管新规的实施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因为这相当于把我们货币超发的渠道彻底关闭了。在两年之内,我国包含表外的广义货币增速从 17% 降到 7%,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中国的货币超发应该是彻底结束了,我们已经实施了货币紧缩。

上一篇:旅游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地方?        下一篇:贵州九大旅游景点排名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