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实体经济 还有哪些招?

2019-09-07 15:4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支持实体经济 还有哪些招?

  自从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后,市场普遍预期9月会是降准的窗口期。

  9月6日下午,降准消息落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      降准释放大量资金,如何利好实体经济?为什么说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变?支持实体经济,未来还有哪些招?9月6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和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做客演播室,深度解析。

  降准释放9000亿资金利好谁?

  新闻链接

  央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释放资金。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曾刚:央行降准货币政策精准到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从国际、国内条件来看,降准时机还是比较成熟的。国际上整个经济形势目前面临着比较大的下行风险,主要经济体利率下行,这时候适度放松,也是顺势而为。

  从国内来讲,面临经济下行压力,也需要我们创造更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融资成本。用降准的手段投放资金,从银行角度来讲有两个好处,第一降低了资金的成本,因为这部分被锁定的钱收益率非常低,释放这部分资金本身就会降低整个资金成本,相应就能降低贷款成本;第二改善流动性,可以提供更多中长期贷款,优化期限结构,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的能力。

  另外,定向这一块针对省域内的城商行,因为城商行主要服务对象就是小微、民营企业,而且是立足本地的,充分体现了“组合拳”里面既有总量,也有结构的精准含义。

  王冠:降准是手段增长是目的精准是关键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这是一次市场完全预期之内的降准,9月4日国常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运用降准工具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六稳”。所以降准是手段,增长是目的,精准是关键。这次整个释放资金量大概9000亿,应该是四年来首次既普降又定向,9000亿可以拆分成普降8000亿的资金面,和特别针对省域范围内城市商业银行的1000亿,这些资金能不能真正落下去、沉下去,输血输到实处,是重中之重。

  曾刚:目前更应该担心通缩而不是通胀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从全球范围来看,现在大家更担心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货膨胀。因为实体经济面临比较大的下行风险,从中国情况来看,目前其实也不会太大,上半年有小幅上升,但更多是因为猪肉价格上升导致的,剔除这一因素,上涨压力也不是特别明显。目前来看,我们认为只要货币政策的结构调整,就是它的资金流向,如果能得到非常好的控制,应该不会产生太大的通胀压力。

  支持实体经济未来还有哪些招?

  新闻链接

  央行:降准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此次降准释放资金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曾刚:综合施策畅通政策传导机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准备金下调是增加整个市场资金供给,把整个金融市场利率降下来,但市场利率下来之后能不能传导到实体贷款利率下行,就要靠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LPR的机制就是在疏通这个机制,因为是把整个银行贷款定价基准,和货币政策利率挂钩,通过调整货币政策利率可以调低银行对客户的定价利率水平,这就把整个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打通了,可以降低实体经济实际融资利率。我们预计未来LPR还有下调的空间可能性。

  王冠:资金要到位营商环境更要给力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对市场主体、小微企业来说,拿到钱并不是结束,只是开始,是进行更多生产运营、盈利的开始。所以生产资金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但还有其他的,比如法律环境。

  举个例子,中小微企业占到现在全国市场主体总量80%以上,如果办不下去了,厂房、库存该怎么办?个人是不是就直接被列入失信人?企业办不下去了,生产要素能不能很好地盘活?这实际需要整个法律体系的支撑,本周浙江出台了《浙江优化营商环境办理破产便利化行动方案》,这个积极意义不应被低估,这就是营商环境优化突破的表现。

  曾刚:稳增长货币政策仍有充足空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全球现在都面临稳增长的任务,相对而言中国的政策空间更加充足。一方面,民营企业利率水平相对其他主要经济体比较高;另一方面,存款准备金率虽然在下调,但仍然处于比较高的水平,未来都有下行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讲,稳增长弹药是比较充足的,在货币政策方面,也不必太过担心经济下行的压力,因为应对的手段和未来政策空间是足够的。

  王冠:全球货币走向宽松技术创新是破局关键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如果我们比较1929和2007年两次大的全球金融危机,就会发现,每次危机开始都是上一轮技术创新的尾声,货币宽松可能会延缓衰退,但是肯定不会带来实质性增长。

  现在从全球来看,资金越来越富余,资金价格越来越便宜,有必要追问下一个有着广泛应用空间的技术突破、核心的经济增长点到底在哪?回过头来说,相对充裕的货币可以争取时间和空间,但技术创新这条腿千万不能迈得慢,否则宽松的意义和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上一篇:金融改革助力资本市场为创新融资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金融改革助力资本市场为创新融资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