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体育联姻地方政府 生长痛

2018-01-02 10:2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阿里体育联姻地方政府 生长痛

    “中国体育的产业化其实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在去年年底举行的中国排球超级联赛第一阶段总结会上,体育之窗首席策略馆谢骏先生的发言振聋发聩,“体育要想真正的产业化,它的以赛事、运动队、明星及相关场馆和配套设施为核心的资源必须进入市场化的交易,用这个指标来评判的话,应该说中国体育产业化有很长的一段路走。”过去几年间中国体育产业是蓬勃发展还是蹒跚前行,甚或是原地踏步,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2017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大家从过去的言必谈版权,到今天言必谈商业化变现,”体育之窗创始人兼CEO高宏先生道出了过去一年行业内最大的变化之一,“体育公司天天在一起开会研究怎么赚钱,而真正能赚钱的行业很少开会,为什么?因为大家忙得没有工夫开会,都去赚钱了。”在以乐视体育为代表的业内公司因为各种原因而濒临绝境之后,如何赚到真金白银成为摆在所有体育人和热爱体育产业的人们面前的最大课题,毕竟仅仅依靠资本的注入既不可能长久维持生计本身也充满了风险,如何在体制壁垒下寻找到适合自身的突破点,正是众多业内人士正在苦苦思索的问题。

  强棒出击 国手孙岭峰的改变之路

  2018年元旦,在石景山万达广场一层游戏大厅外的过道里,39岁的孙岭峰点燃手里的555香烟,透过薄薄升腾的烟雾中看着几米开外的“强棒打击馆”,一项室内棒球大赛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中。“我做过运动员,当过省队主教练,还运营过联赛,”1994年就进入北京队、曾经参战北京2008奥运会、2010年选择退役的孙岭峰说,“现在我是强棒联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发起人。”据悉,强棒联合去年年初拿到了创新工场的投资,之后也得到过其他资本的青睐,“做这个打击馆我有点半公益的心态,并不在乎是否盈利,只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喜欢棒球。如果现在去想获利的事情,我肯定就不干这件事了。”听得出,孙岭峰现在并不急于赚钱,因为他看好棒球运动的前景,也相信其产业化道路是可行的,“棒球是唯一一个亚洲人占主流的大的体育产业项目,未来其规模可以跟足球、篮球并驾齐驱,这是一定的。”

  孙岭峰认为目前体育产业一共围绕着三个环节获利,首先就是培训,它离钱最近,但也很难大规模复制;其次就是包括球员、球队、球赛、球场在内的赛事IP,这也是之前被行业相关所广泛看重的;再有就是政府引导,政府所引导的体育项目对于企业来说是有获利和成长空间的。“棒球肯定是一个优质高端的项目,但之前推广棒球的都是体育人,他们的商业逻辑和产业逻辑是不对的,所以现在需要改变这种业态,”曾经担任过中国棒球队队长的孙岭峰坦言作为体育人又懂产业,还能“玩懂商业逻辑”的人才并不多,这也是自己受到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我有行业背景做背书,现在对商业也有比较深的理解,资本发现在运作方面和我更有契合度。”

  出于商业上的考虑孙岭峰并没有太多披露自己的发展策略和运营情况,不过在随后对于与强棒有关联的黑蝶资本创始合伙人孟凡的采访中搜狐体育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在整个体育品类里面,赛事的门槛是最高的,一旦把赛事培育出来基本上别人想要去逾越你就很难了,”孟凡说,“对于强棒来说,我们是分阶段性的来看它的赢利点的。前期我们会看重它培训的现金流,以及像打击馆这种落在商业体里面的具备体验性和推广性的商业化娱乐性收费场所的现金流,这属于短期范畴的。长远来说我们更看重强棒在赛事和地产落地上面的盈利方式,更希望它未来能够塑造中国棒球品类的甲级赛事,这也是我们投很多体育运动的逻辑之一。”孟凡认为,在中国,除了足、篮球之外其他体育项目的赛事成长空间是非常巨大的,这其中既包括职业联赛体系,也包括民间自办赛事系统。“我们的投资肯定首先还是看重赛事,一旦强棒的赛事做出来,那天花板就很高了。其他的培训、经纪等方面,就会很快给它们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孟凡强调。除了赛事之外,体育地产将是强棒联合另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潜在增长点,这与其投资人复星集团的支持有很大关系。“复星地产进入到这个项目,可以在地产层面给强棒提供更多的支持。而作为体育领域专业的一线资本,黑蝶更多还是从体育产业资源、政策资源,以及运作方向上为强棒提供支持和服务,”孟凡说。

  “体育产业的发展是一个大势,但现在还没有到获利的时候,应该说是处于布局阶段,”孙岭峰说,“现在无论是打击馆还是与几十所学校、社区的联合培训,都是我的布局。”对此孟凡有相似的观点,“五年后将是强棒联合的青壮期,而我们看重的也是它的未来。”

  阿里体育 联手政府智慧升级城市体育

  与强棒联合相比,阿里体育的名气和身量无疑都要庞大了很多。然而与一般人的想象不同,在投身产业圈的时候它并没有一掷千金的豪情,而是走了一条谨慎的务实道路。在打造电竞、路跑赛事的同时,阿里体育重点实施城市合作战略,“智慧升级城市体育”,成为它的一条重要发展道路。

  截止到2017年年底,阿里体育通过与海南省、浙江省、苏州、嘉兴、衢州、铜陵、青岛胶州、上海杨浦等地方政府建立关系,将大量城市综合体育场馆配套接入线上的体育服务平台,推出多种健身、培训的抵用券、优惠券,鼓励市民线下积极参与体育运动,增加场馆的利用率,带动运动升级的同时,也带来消费升级。仅“双十一”当天,阿里体育自营店铺的健身、培训销售总额就超过1600万,达去年同期15倍。截至“双十二”,阿里体育的服务平台已覆盖近60座城市的逾10个大中型体育场馆以及200个体育健身场馆,此外还有覆盖超过20个省市、250家地市的7532家电竞馆,约53万终端,日均用户158万。

  阿里体育最近一次签约发生在去年12月29日,其与徐州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以联合运营徐州奥体中心为重点,依托阿里体育资源强化区域协作,加快推进以徐州市为中心、面向淮海经济区的区域体育信息服务一体化。而随着随着阿里体育合作城市、合作内容的增加,以及本身背靠阿里巴巴强大生态链所拥有的大数据和技术优势,阿里体育将为徐州奥体中心提供“智慧场馆”管理平台,让这座被评为江苏省十大活力场馆的体育中心更加智慧化、信息化,全面服务于徐州市民。“蓬勃发展中的中国体育产业有责任以体育为载体让世界了解中国民粹,双方未来的合作也将为传统中华武术走向世界做一些实事,”阿里体育创始人、CEO张大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而这也让人很容易就联想起之前马云与李连杰、甄子丹等人在功夫电影《功守道》之中的互动。

  应该说,阿里体育所实施的城市合作战略,与其地位、资源相匹配,让其他业内公司无法模仿,更难提超越了。

  风物长宜放眼量 电竞仍是烧钱赛事

  “如果有人告诉你说,他们的电子竞技赛事是赚钱的,你不要相信他。在这个时间点,赛事是不可能赚钱的!”咸鱼游戏CEO卫东冬对记者说。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星河互动和咸鱼游戏整合各方资源组织的2017年WUCG(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全球总决赛正在山东省济南市章丘体育馆激战正酣。而2017年全年间各种平台、品牌主导的电竞赛事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出,只是其中甘苦自知。

  在很多深研体育产业的专家看来,电子竞技的大行其道是一种必然。一方面传统体育随着奥运会的式微而呈现出一定的颓势,另外智能化装备的普及也让年轻人更多投身在电竞领域,期间佼佼者中不乏名利双收之人。“传统体育目前确实遇到了很多问题,而且也遇到了一个转折点。这个时候谁率先做出改变,迎合当下的趋势,谁才会健康可持续发展,”双刃剑掌门人蒋立章如是说。事实上,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亚奥理事会,都已经把电子竞技作为一个赛事可能的选项而加以对待,这也推动了大量资本涌入该领域。趋势已经很明显,那么为什么电竞赛事短期内还无法盈利呢?

  “电子竞技赛事靠什么来商业化,首先和传统赛事一样——招商,”卫东冬并不讳言电竞赛事需要政府和企业的支持,即使其中有些企业看起来和运动本身没有什么关系,“收入的第二个来源是版权。如果我们这个赛事做五年、十年,当影响力和品牌价值形成之后,赛事版权一定是最值钱的。”卫东冬提到的第三个商业化方向是运动员经纪,也就是通过赛事筛选出优秀选手与其签约,之后通过转会或者提供更多向上的职业通道来变现。”卫东冬坦言,相对其他赛事而言,电子竞技现在还很年轻,而且前期运作确实艰难,“目前一年烧个1000多万吧,这个时间点,赛事是不可能赚钱的。如果可能赚钱的话那大家都做了。”

  好在像咸鱼游戏这样的公司既有融资在手,也有爆款游戏成为其现金牛,加上与双刃剑这样的体育营销公司合作,整体财务压力并不大。而在企业看来,只要能够捱过艰难的初创期,未来还是一片光明,“我认为电竞赛事未来一定会赚钱的,因为它有一个好的方向和商业模式。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尽早出发去卡位,这样尽自己所能建立一个壁垒,提供给赛事竞争力和商业化的可能性,”卫东冬最后说。

  管中窥豹,三个不同背景、资源把控和行业前景的公司在体育产业大潮中奋力前行着,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他们都相信前途是光明的。正如谢骏先生所言,“作为体育产业发展的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2018将会成为中国体育产业彻底转型的一年或者说是体育产业起步和腾飞的一年,而机会总是留给那些做好准备的人!”


上一篇:中国女排队员朱婷,巧用高情商表达爱国情怀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