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体育人与体育记者40年交情

2019-06-02 19:0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资深体育人与体育记者40年交情

搞体育出身的人总给外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象,而我通过阅读党报来加强理论学习,提高政治素养,建立分析问题的角度和思维模式。
 
 

我是体育人出身,很有意思,到现在被称为“资深体育评论员”。角色的变化记录的是时光,也与解放日报体育报道转型发展息息相关。算起来,我跟解放日报历任体育记者打交道有40年了,是一段难忘的缘分。

最开始,我是解放日报一名读者。因为小时候家里订《解放日报》,不夸张地说,从我识字后读的第一份报纸就是《解放日报》。彼时资讯远没有现在发达,一张《解放日报》可以从头看到尾。我最喜欢看国际新闻,《解放日报》的国际新闻报道是我了解世界新闻大事“最解渴”的选择。

搞体育出身的人总给外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象,而我通过阅读党报来加强理论学习,提高政治素养,建立分析问题的角度和思维模式。我对《解放日报》的“解放”二字感触最深。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解放日报的报道启发国民思想,摆脱桎梏,在重要历史时期都有宏篇巨作站立思想理论的潮头。1991年,皇甫平的系列评论犹如一颗信号弹,照亮了改革开放的前路。在我心目中,《解放日报》就像一艘稳稳前行的巨轮,始终指明未来的方向。

我从小喜欢体育,文革期间有段时间离开了体育界。1979年,从第四届全运会开始,我在上海体育代表团部工作。也从这时开始,我跟媒体的接触多了起来。渐渐地,我跟解放日报众多新老体育记者们成了朋友。

 

从第四届到第八届全运会,我在团部做竞赛技术分析。通常在一天比赛结束之后,记者会跟我通电话,了解上海队的比赛情况,我总是团部最晚睡觉的那个人。当时解放日报还没有专门固定的体育版,体育报道多从赛事本身出发,包括比赛进程和技术分析。1988年,《解放日报》推出每天一个体育新闻版面,逢奥运会、世界杯,还会出专版、特刊。乒乓球作为中国的国球,社会关注度高,在奥运特刊、每周球讯上,通过“行家谈”等专栏,我的专业知识有了用武之地。我印象比较深的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解放日报》一个版面点评乒乓球男单半决赛,半个版面图片和文字相得益彰,非常有视觉冲击力。

 

1997年参加第44届曼彻斯特世乒赛技术调研工作。

2016年,解放日报社推出上观新闻App,那年恰逢巴西里约奥运会。解放日报邀请我和一些体育界权威人士,为奥运报道进行头脑风暴。从“每周球讯”到之后多次举办的奥运会报道专家座谈,我有幸参与,成为解放日报体育报道的智囊团成员。这证明党报体育报道一直在开拓思路,求新求变,对与会者也是很大的促进。通过座谈交流,梳理秩序,更宝贵的是为未来提供更多发展空间。随着网络资讯的日益发达,解放日报体育报道不断在报道深度和独家观点方面下功夫,每逢重大赛事报道,解放日报的报道内容和版面设计,都能体现党报的思想高度,这也是来源于深厚的思想储备。

在跟解放日报体育记者的交流中,我发现他们虽然不是搞体育专业出身,但是一直具有孜孜以求、学无止境、反复思辨、反复求证的学习精神和职业素养。有时与记者电话一打几个小时,他们总是不把问题搞清楚不罢休。他们提出的问题,常常有新的角度,体现了记者的思想水平。所以我们在交流中,也经常能碰撞出新的火花,对我们搞竞技体育的人也有很大的帮助和启发。

把竞技体育的共性原理,带到其他各项目的个性解读。除了乒乓球,我涉足的体育话题越来越多。做了电台5年的“第三只眼看体坛”专题,自己对竞技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的认识进入了新境界。近几年,在探讨乒乓这个老行当之余,我跟党报记者更多地探讨中国体育的改革,包括“全运会撤销金牌榜”、“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为何开局不利”、“姚明离开大鲨鱼后的篮球改革”等话题,媒体同仁改称我为“资深体育评论员”。

段翔近影。

我虽然年逾70,但还能跟年轻记者有共同语言,自己甚感欣慰。《解放日报》今年70岁,如何跟年轻人建立沟通和接触,也就是提供一个边界——思考的边界。主流思想未必是保守思想,它是有活力的,有生命力的。这是解放日报提供给读者的养料,它不是僵化的。这也是我一直对解放日报怀有深厚感情的原因。



上一篇:归化1个埃神可确保国足进12强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归化1个埃神可确保国足进12强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