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孩子看见足球眼神都亮了

2018-08-02 12:05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新疆孩子看见足球眼神都亮了



新疆学生踢上足球新疆学生踢上足球

  记者王伟报道 王亮,广东省援疆干部,来自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7月15日开始他带领来自二十多位新疆喀什的维吾尔族足球少年来粤,进行半个月的足球援疆回访。2017年2月,王亮与广东省第八批援疆工作队前往新疆喀什,到目前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作为广东足球援疆工作的执行者,在喀什500多个日日夜夜里,王亮用足球演绎着羊城大叔和维吾尔族小学生的足球情缘和感人故事。

  初到喀什心有点“凉”

  对广东援疆干部王亮的采访是在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的办公室进行的,足球中心位于白云区北边的竹料,虽然距离广州市区有些远,但工作环境很舒适、空气清新。

  对王亮的第一个提问就是,为何前往5000公里外的西北边陲新疆喀什,教维吾尔族的小朋友踢球呢?

  王亮说:“其实整个过程也不是特别曲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2016年底,广东省体育局接到省政府的一个通知,需要一名足球专业技术人员参与广东省第八批援疆工作。当时看到这个信息后我自己没有太当回事,因为我当时还在广东全运队,也就是恒大与广东省足协共建的全运队当领队,完成2017年天津全运会的比赛任务,那时是备战最紧张的时候。后来我和爱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没想到我爱人非常支持我,他认为我的工作可以考虑我去接受一个新的挑战,因为我还年轻,还可以出去换个不同环境去发挥自己的一下能力。”

  正是家人的支持让王亮坚定了信心。王亮的爱人叫吴丹霞,是广州私立华联学院的体育老师,现役全国女超的助理裁判,王亮也是足球裁判,二人在湛江举办的广东省大学生运动会一起参与足球比赛执法工作而相识,因为足球事业走到一起,爱人吴丹霞很了解王亮的性格。最后王亮在爱人和家人的支持下报名援疆。2017年2月18日与广东省第八批援疆干部前往新疆喀什。

  足球援疆到底怎样援助?这是王亮作为广东省援疆干部抵达喀什后第一个要做的。

  “说实话,当时作为援疆干部,到了新疆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去之前真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王亮对记者说,“当时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初步思路,既然不知道自己到了要干什么,就要去基层了解清楚自己需要在这里干什么,我当时就想,越是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更要自己到基层了解自己要做什么。所以我到喀什的第一个工作就是自己下去调研,因为我是以足球专业技术人员去的,所以自己围绕足球作调研,了解校园足球和当地足球开展的情况,于是王亮在喀什开始一间一间学校地走,从小学到中学,从县一级的学校到乡村一级的学校,前后走了30多所学校,大概了解了一下喀什足球的发展情况。

  因为距离广州5000多公里,去之前王亮做了一些功课来了解喀什,而在他调研了之后,总体的感觉是一个字:当地很穷!“我到的每个学校里,没看到一块人造草坪,更别说天然草坪了。因为降雨量太少,天然草坪的成本太高,维护成本大,很难建设。喀什的足球场地基本都是土场,而且基本都是坑坑洼洼,这是给我的第一感觉。”

  而且开始当地开展足球,球、球袜等都很缺少,这些都让王亮的心很凉,“这怎么搞足球呢?这与从广州过来时想的完全不同,反差很强烈。”

  拉近距离看到希望

  看到这些之后,王亮与广东援疆指挥部的同事到喀什疏附县萨依巴格乡的一个村子对口帮扶,期间专门去这个村子的学校去了解开展足球的情况,“这所村小学学生总共才有350多个学生。当时是3月份,天气很冷,我看到在学校里有二三十个维吾尔族男孩子在追着足球踢,当时那个足球是灰不溜秋,已经看不出是足球的样子。当时我问村小学的校长,孩子平常踢球吗?校长对我说,这可能是孩子们课余最大的娱乐了。”王亮说,“当时我就跟校长说,我过来学校组建一个足球队吧,校长对我说,‘你们是援疆干部,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我告诉校长,我就是来足球援疆的,既然我在这个村对口扶贫,我就来学校组建一个足球队,我来教他们踢球。”

  当时村小学的校长有点发愣,似乎好像觉得是不可能的事,但王亮回去之后立即向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申请了一些经费,买10个球,30双足球鞋。“我第二次去村小学,校长跟全校的学生说要组建足球队,当天一下来了七八十个小男孩来报名,看到这么多孩子来报名,我做了一个选拔标准:六年级的回去上课,一年级二年级的也回去上课,我和他们解释,六年级的要考初中了,要努力学习,一二年级的太小了担心他们受伤,最后他们很不舍得回去,于是留下了三四五年级的,有三四十人。”王亮说,“当时我问他们:谁的普通话说得好?孩子们几乎没人举手,当时我的心又一凉,当时我换了一个角度问:你们是不是都想踢足球?孩子们说都想,我对他们说想踢可以,但首先要学好通用的语言,因为教练是说普通话的,如果你们总是说民族语言,我教你们,你们也学不会。随后孩子们点头了,从那时开始每周两次开始上课。”

  村小学距离位于喀什的广东援疆指挥部有45公里,来回就是近百公里。王亮一周要去两次,周三去一次,周六去一次,随后慢慢找到开展足球的门道。

  村小学的设施并不好,比如厕所是旱厕,球场就在球场旁边,味道难闻。但王亮每周两次驱车前往教球雷打不动。“我每次去,三十四个孩子都是在学校门口等我,而不是在球场等我,每次到了学校之后,孩子们都喊:足球老师来啦,足球老师来啦。然后孩子们争相帮我拿足球、拿足球装备、器材。每次都是这样的场面,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孩子们每次都很期待我去教他们踢足球的这一天。”王亮说。“所以正是维吾尔族孩子们对足球的热情坚定了我的信心。场地条件差点没问题,我自己感觉是足球给维吾尔族的孩子们带来了希望,我真切的看到他们通过足球眼神都发生了变化,眼神都变亮了。

  王亮在采访中透露了他在开始教维吾尔族孩子们踢球的两个标准,一是普通话的学习标准,如果普通话听说不了,影响足球教学沟通;第二个是文化课学习,如果影响到文化课学习,队员就要淘汰。

  足球援疆工作并不轻松,首先是路上的安全问题,有一个细节是,起初王亮开车从喀什到疏附县萨依巴格乡的村里学校开始有特警陪同,但后来王亮向援疆指挥部的领导说不用安排特警与自己一起去了,“我觉得足球有很多作用,足球有它的魅力。”

  王亮还介绍了一个细节,“后来我们去维吾尔族群众家里慰问,发现一家是我教的足球队员的家里,当时我的小队员马上把他的爸爸妈妈喊了出来,介绍我就是他的教练,队员家长马上握住我的手感谢,他们对我说足球给他们的孩子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我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对足球援疆是的认可。一个点实际上也是代表了一个面,虽然足球援疆没有给当地群众带来就业或者金钱,但给他们带来了文化援疆、情感援疆,我们是通过足球给当地群众切身的关爱,拉近了和民族同胞的心灵距离。我觉得这与给他们几只羊、几只鸽子的意义是不同的。而且通过一段时间的足球教学之后,我明显的感受到孩子们内心开朗了,阳光了,敢于用不熟悉的普通话来交流了,看到了希望。”

  通过足球援疆的实践工作的阳光作用之后,王亮向广东省第八批援疆前方工作队总指挥贺宇进行了工作汇报,“足球可以让青少年变得更阳光,让孩子们团结拼搏,有纪律性,充满着正能量,同时也提高了维吾尔族孩子在通用语言上的提高,贺宇同志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他告诉我足球援疆不仅要在一个村,更要扩大到一个县、一个地区。”他说。

  聊到儿子硬汉泪流

  王亮曾在湛江体校当过足球教练,也曾在广东海洋大学做足球教师,还做过中乙的足球裁判,2007年到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工作,因为长期从事足球工作,让他成为广东足球援疆的实践者。

  王亮是宁夏人,在北京体育大学毕业之后来到广东工作,从西北人的角度来说,在新疆喀什的生活在饮食上还是比较适应的,但当记者提到关于家人、关于儿子的话题时,硬汉王亮禁不住流下热泪。

  王亮此次带领喀什的足球少年来到广东进行足球交流时,朋友们问他最多的就是这500多个日日夜夜在喀什是怎样度过的,尤其是两地分居,很难见到儿子。而现在王亮的儿子整8岁,是最需要父亲陪伴的时候。

  “我基本上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和家人视频!”说起这个话题时王亮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这个话题一般也很少跟人提。”

  此时此刻,王亮的眼泪有点控制不住了,硬汉留下了热泪。“男孩子其实更需要父亲的陪伴,更需要一种坚强,需要有小男子汉具备的东西,这些还需要父亲的言传身教,观察父亲怎样做,这些是母亲带不来的。我爱人也跟我抱怨过,最近儿子越来越娇气了,很爱哭,遇到点困难就不愿意去做,我知道爱人在说什么,我很理解,所以我只能更可能多的通过视频和电话和孩子交流,问孩子有没有爸爸可以教给你的,但这可能还远远不够。”

  王亮说,援疆干部一般过春节的时候有25天假期,还有三个11天回到广州的假期,“在援疆的500多天时间里只要我回到广州的时间基本不会出门,每天都会送孩子去上学,然后接他放学,尽我所能给孩子做我会做的饭菜,一起沟通功课,一起做游戏,甚至我会亲手做一个我小时候玩的弹弓,我们父子的互动更希望他玩一些男孩子玩的东西,也就能做过这些。

  “儿子也在假期去过喀什看我,妈妈还让他写作业,我当时对爱人说,作业先放一下,出来就多和援疆干部的小朋友多玩一玩,援疆指挥部还养了一些兔子等小动物,让孩子们一起开开眼界。儿子这次期末考试还不错,都是98分以上,我希望他开心快乐。”

  这次足球援疆来到广东的回访交流,王亮也没有什么时间和家人见面,爱人吴丹霞去了肇庆执法广东省运会的足球比赛,孩子只能被送回爱人的梅州老家,7月的最后几天王亮才有一次和儿子单独相处的时间,而这一次是他把儿子送到东莞参加小特警夏令营的路上。

  “儿子和我见面的时候很亲,和我讨论世界杯,讨论绝地求生的游戏。”

  这真是一个为足球而付出的家庭。“在家庭这方面我非常感谢爱人,感谢岳父岳母的付出,帮我承担了生活上的事情,同时承担了教育孩子的事情。我非常感谢他们!”王亮说。

  喀什埋下足球种子

  从新疆喀什到广东广州,这批维吾尔族的足球少年飞行了一天,“这些孩子们是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离开喀什,第一次离开新疆,第一次见到天然草的草坪,第一次参加了国际邀请赛,第一次打了一场雨球。”王亮说。

  在雨中的比赛是在佛山,喀什的足球少年开心得不得了,“因为雨水对于喀什来讲是很稀罕很宝贵的东西,代表了生命,前几天比赛他们在大雨中肆意的奔跑,本想让他们躲雨,但他们说不要。”王亮说,“这次广东之行在他们心中有很多第一次,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带他们出来给他们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孩子们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但我相信这颗种子会在他们的心中发芽,我在等这颗种子生根发芽,这也是广东省委、省政府重视足球援疆工作,把足球援疆等同于产业援疆、扶贫援疆、医疗援疆的高度,广东援疆前方工作队指挥部、广东省体育局看到了足球援疆举措给当地的青少年带来正能量的变化。”

  王亮说来到广东的喀什队员是通过石榴籽杯的比赛选拔出来的。“‘石榴籽杯’是广东援疆前方总指挥贺宇起的名字,石榴是喀什当地的特色水果,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而且石榴籽的‘籽’和广东话的‘仔’是同音的,代表着青少年。”王亮说。

      在广州期间,王亮带着孩子们去了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基地和广州拾号体育公园进行足球交流,“富力是具有爱心、热心公益、重视回报社会的俱乐部,富力俱乐部总经理章彬曾带队专门前往喀什和我们进行交流,这次孩子们去了富力俱乐部参观。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队伍中的伊木然已经被选进到了富力足球学校学习足球。”王亮说,“这次喀什的孩子们第一次到中超职业俱乐部基地参观,我当时问孩子们会不会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未来不是现在是以参观者的身份来,而是以运动员的身份加入到俱乐部,在富力的时候孩子们非常全神贯注的听,看来他们很在意。”

  “我非常感谢我的单位广东省体育局、广东省足球运动中心,省体育局王禹平局长、王卫东副巡视员专程到喀什调研落实支持足球援疆工作,广东省体育局援助了喀什学校的草坪。这对喀什当地老百姓拉近距离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王亮说,“足球援疆的成功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有了他们的支持让我们更有信心,让足球援疆推进到喀什的村镇,让维吾尔族的少年能感受到足球的快乐!”

  广东援疆工作队的援疆周期是三年,王亮还将继续他的艰苦而快乐的足球教育之路。如果他足够优秀,而且他本人有意愿的话,他还可以再延长援疆生活。


上一篇:身板单薄的莫德里奇,他为何称为世界顶级中场        下一篇:新疆孩子看见足球眼神都亮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