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学生踢足球倒地猝死

2019-07-08 19:1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广州一学生踢足球倒地猝死

乔伊走了,他没来得见到原计划从国外回来团聚的姑姑。这个夏天,九岁孩子突然离开后的一个多月,留给大人们的不仅是无尽的伤痛和煎熬,还有与学校之间难以厘清的纠纷。

近日,有媒体报道广州市汇景实验学校三年级学生乔伊(化名),在学校举行的足球赛上突然倒地,后经抢救无效身亡。乔伊家长认为,学校在孩子突然倒下后没有对乔伊进行专业、有效的抢救措施,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据了解,学校新购置了AED除颤仪,校医称对除颤仪不熟悉,此次救治中未得到应用。

 

7月4日,乔伊父母向南都记者反映,经过与校方多次沟通无效后,家长决定向法院起诉学校,追究学校的责任。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发给当事人的传票显示,本案案由为“教育机构责任纠纷”,开庭时间预定在今年8月28日。此前,校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的态度是:如果权威部门判定了需要学校责任,学校不会推脱。7月5日,南都记者联系了汇景实验学校小学部翟校长,得到的回复是:“如果真的付诸司法处理,(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自有公论和处置,其他的目前暂不便告知。”

比赛开始不到一分钟突然倒地昏迷 校医未使用除颤仪

5月23日下午,广州市天河区汇景实验学校小学部举行班级足球赛,三年级学生乔伊喜爱足球运动,作为班级球员参加比赛。下午2点59分,足球赛正式开始。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乔伊两次带球,在第一次带球摔倒后,他自己爬了起来。但时间过去不到一分钟,乔伊在没有带球的状态下突然倒在地上。倒地时间为14:59:44。

乔伊的家属在事后拿到了相关监控,并一遍遍地查看、对比。依照操场上和附近的摄像头,他们拼凑出一条时间关键节点线。1分钟,2分钟,3分钟,……家属绘出的时间表也提供了在场人物的行为表现。

监控的视频显示,在乔伊倒下后,在场的裁判赶到孩子身边,俯身观察孩子,但不到一分钟,这位裁判起身继续指挥球赛。班主任老师也来到孩子身边,过了约一分钟后,她安排了三个女同学去叫校医。现场有一体育老师跪在孩子头前方,但视频看不出他在做什么。乔伊的爸爸认为,裁判员和体育老师是最早接触乔伊的,但却没有立即采取实际有效的急救措施。

在孩子倒下的3、4分钟后(15:03:48),从另一侧跑道赶到的一名老师抱起孩子离开,将孩子抱到球场一旁的风雨走廊。等校医赶到走廊与他们相遇,已经是距离孩子倒下后的第4-5分钟(15:04:33-15:04:48)。

从监控视频看,校医疑似穿着高跟鞋,手拿急救箱,走到孩子身边。经过约一分钟的检查后,校医开始对孩子进行心肺复苏,具体措施为按压和人工呼吸。救护车在事发约半个小时后赶到,15:40孩子被送上急救车,到达医院进行抢救。17:50进入ICU。在医院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抢救后,医生于次日凌晨5:20抢救无效,宣告小孩死亡。死亡原因是呼吸心跳骤停。

“10分钟以内得到正确的抢救存活率会高很多,但学校错过了抢救最佳的10分钟。校医大概在孩子倒地的6分钟后才开始进行心肺复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乔伊的爸爸认为,学校的抢救措施“很不专业、没有任何准备和组织”。

据了解,该学校配置有急救设备AED除颤仪,但在这个事故中并没有应用。学校在事发后曾告诉家长,除颤仪是新购的。录音表明,面对家长的质疑,校医的回应是“除颤仪我自己可能用的不太熟练,人工呼吸这一块我好一点。我不熟悉除颤仪,也没法随便用它”。

上课时间举办球赛 活动计划上未提安全措施

乔伊一直在汇景实验学校读小学。根据学校课表上的安排,这场球赛举办的时间本应该是学生上数学课和科学课的时间。“在举办球赛的前一天,老师在班级联络群里发布了明天举办球赛的信息。乔伊喜欢踢足球,参加比赛也能为班级争光,我们是支持他参加比赛的。”乔伊的爸爸说道。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场比赛的主办方是汇景实验学校,协办单位是广州市天河区马克汉姆教育培训中心。裁判组和教练组是来自另一个名为“绿苗俱乐部”的机构。据乔伊家长透露,马克汉姆教育培训中心是与该学校合作承办学生课余活动的民办机构,但这家单位并不具备举办体育赛事的条件,因此学校请了第三方足球俱乐部的教练和裁判来协作。

根据学校提供的活动计划书,上面没有提及比赛期间的安全措施。乔伊的家长对南都记者表示,在孩子参加比赛之间,也没有收到学校关于球赛的风险告知书、病情询问书以及购买保险的要求等信息。乔伊的爸爸认为,举办一场具有较强对抗性的足球赛,事前没有做好安全措施,现场也没有配置专业的医护团队,这是不合理的。

为何在上正课的时间安排举行球赛活动?学校的安全保障又是怎样的?此前媒体的采访显示,校方回应,此活动是按计划进行的常规比赛课程,邀请了学校的合作单位。事件是学校正常教学活动中发生的不可预知的事件,校方感到痛心和遗憾。“大型的全校性活动,我们的校医是肯定在场的,这一次运动量时长只用15分钟。除颤仪也是购买不长时间,校医做过相关培训。这次校医尽了力实施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尽力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7月,南都记者尝试联系该学校进一步求证。校方回复称,如果已经走司法程序,相信法律的公正,其他情况目前不便透露。


上一篇:魔咒!国足亚洲杯首战或结局已定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魔咒!国足亚洲杯首战或结局已定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