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了我们的阅读和出版 爱氏晨曦

2017-12-22 09:58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改变了我们的阅读和出版 爱氏晨曦

2007年,亚马逊第一台Kindle诞生,提供9万本电子书供用户阅读。当时还有纸质版的《新闻周刊》为Kindle做了一期封面报道——图书没有死掉:它们正在被数字化。
 
2012年,亚马逊中国Kindle电子书商城正式上线。
 
也是在过去的这十年里,全球出版市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据美国出版商协会的统计,Kindle面世后的第一年,即2008年的电子书销售额从2006年的2000万美元跃升至5350万美元。而今这个数字变为每年10亿美元。在英国,尼尔森的数据也显示电子书大约占据了图书市场四分之一的份额。
 
2007年Kindle诞生后,《新闻周刊》的封面报道
 
Kindle如何进入中国?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电子阅读器发烧友”严锋家里有十几个电子阅读器。他最早买的Kindle是2009年的Kindle DX,“9.7英寸显示屏,屏幕大,看PDF之类的都很不错。”
 
再后来,严锋用过Kindle Paperwhite、新版Kindle Paperwhite、Kindle Oasis,手里只差2017年最新版的可防水尊享版Kindle Oasis。他笑言:“现在已经 ‘退烧’了,但有时候还是觉得很方便,比如有些书来不及买纸质版的,我可以买一个Kindle电子版先看。”
 
因为严锋几乎买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电子墨水产品,他做过横向比较:“Kindle的用户体验是最好的,无论是做工、界面、资源、操作、屏幕……当然单项上来说它不一定有其他的强,比如索尼有比它更大屏、分辨率更高的,但是总的来讲Kindle各方面组合非常优秀。”
 
过去十年中,全世界诞生了很多种电子墨水阅读器,中国也有很多公司将功能各异的阅读器投放市场,但这些产品无一例外都很快从店面上销声匿迹。亚马逊中国副总裁艾博儒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Kindle活到了现在,“我自己认为有三点,第一,Kindle设备本身较好;第二,内容好,内容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花很多钱买这个设备,后面找不到你想读的那可能也不会用它了;第三,服务好,服务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部分的服务是相信亚马逊提供的书是好书。第二,我们一直在根据客户的要求,去做软件的更新,做硬件的更新。这些加起来,有可能是Kindle在全球受欢迎的原因。”
 
新经典副总裁黎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新经典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规划电子书上线。“Kindle出来后,一开始在中国还没有,我们很多编辑就从美国、日本买,也算是为Kindle开放中国市场做准备。”
 
他还清楚记得,Kindle阅读器于2013年6月7日在中国上市,“我记得这一天,是因为我们把余华的《第七天》作为Kindle在中国市场亮相的重点书。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陆陆续续在Kindle引入新经典的品牌书,现在东野圭吾的电子版都已经上来了。”
 
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韩卫东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上海译文出版社于2012年底成为亚马逊的第一批内容合作方。
 
“当时国内大部分出版社没有电子版权,只有纸质书的出版权,版权管理打擦边球,很乱。我们是从十年前就对版权合同做了严格规定,所有引进的图书,凡是译者的,我们的电子版权全是签下来的。所以我们社还有一定的基础。”韩卫东说,“那阵很多出版社给亚马逊的都是没有版权的书,影响力不够。我们说要么不做,要么就把最好的书拿出来。”
 
最初,上海译文在Kindle上线了50余种书。“确实品种不多,但我们给了一批最好的书,所以销售名列前茅,是当时排在前六的出版供应商之一。”
 
艾博儒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美国的电子书市场跟中国非常不同,在美国只有5、6家最大的出版社,谈合作只要跟这几家公司谈妥就行,但在中国他们跟680多家出版社合作。
 
在韩卫东看来,和Kindle合作其实能解决长期困扰出版社的版权问题,“国外作者要先了解中国市场,他们才肯给你授权。有的电商卖书不给钱,作者会认为利益受损,当然不愿意授权。而亚马逊在美国的商业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了,所以国外很多作者一听是和亚马逊合作,电子版权就比较好商量,我们在版权这块也很快取得了突破。”
 
截止目前,上海译文已有1101本电子书正在Kindle上销售,动销率达75.5%。2017年平均每天销售2228本电子书,相当于每小时有92.8本上海译文电子书在Kindle上被卖出,其中新书占比约10%。尽管2013年时,上海译文在Kindle上的年销售额不到20万元,但2017年平均月销售额已近30万元。尤其2017年10月借力石黑一雄获诺奖,当月销售额超50万元。
 
电子书是否影响纸质书销售?
 
在Kindle进入中国之初,许多中国出版社担心——电子书会不会影响自家纸质出版?
 
在黎遥看来,纸质书销售与电子书销售“水涨船高”,有时是同比例的。“比如《解忧杂货店》,它纸质书卖得特别好,也经常在亚马逊电子书榜前十名,是一种相互促进。”
 
“当然,不同类别略有区别。比如金庸的小说,特别长,电子书方便携带还更便宜,就会卖得更好。再比如《百年孤独》,尽管我并不十分认同,但多数读者会觉得这本不能在Kindle上读,没感觉,一定要在纸上读。还有一些艺术类的书,因为纸的层次更好一些,所以做成Kindle版可能没那么合适。”
 
韩卫东也认为影响还是正面的:“电子书读者和纸质书读者,有重合也有不重合,总的来说是两种不同的阅读需求,应该是相互促进的。另外,未来越来越多年轻读者会接触数字产品阅读渠道, ‘00后’是数字阅读的原住民,我们要适应这样的环境。”
 
“当然这对出版社内部提出了新的挑战,首先就是版权管理的问题。”韩卫东称,“十三五”期间,上海译文社在基本业务上完全转型为一个建立在数字化平台上的出版社。也就是说,编辑在报选题时需要同时考虑电子版和纸质版,整个选题计划要包含多重版权。
 
据悉,上海译文即将纸电同步“上市”的作品有译文纪实系列之《创水记》、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作品《使女的故事》及村上春树最新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
 
“有数据证明纸电同步后可以拉动销售,但这在技术上也有实现难度。最大的问题是电子书需要格式转换。目前国内排版还是方正系统,要转成电子书格式是需要时间的,转换差错也需要时间校对。所以要做到同步也不容易。”韩卫东说。
 
根据亚马逊的数据显示,纸电相互促进非常明显。《哈利·波特》是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这本书的纸电销量都非常好。最近上线的《沙丘3》也是纸电同步出版的,就是因为出版社在《沙丘2》的时候看到了纸书和电子书具有明显的相互促进。艾博儒认为,纸书和电子书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满足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需求。有些人既买纸书又买电子书,有些人是在这一类书买电子书,那一类买纸书,或者是在不同的时间段读不同的介质的书。
上一篇:进一步完善互联互通机制不同环节的法律框架        下一篇:方正证券制定对外捐赠管理办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