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2016-11-24 16:45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天籁之战》节目开播之初,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明星和素人正面PK”。试想,唱将们在圈里摸爬滚打十几甚至几十年,来一个素人,分分钟被KO,用费玉清的话来说,是被“做掉”,颜面何存?

  有没有发现《大王叫我来巡山》、《我的滑板鞋》、《老鼠爱大米》、《五环之歌》、《小幸运》、《你的甜蜜》……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神曲最近刷爆朋友圈,焕发了第二春?这不是因为时光倒流,而是出了全新的Live版。他们的演唱者分别是:莫文蔚(微博)(微信号:karenmok01)、华晨宇、张信哲、费玉清、杨坤……就连外国友人也纷纷组团前来瞻仰大作,这也让一个音乐节目越来越受关注,那就是——《天籁之战》。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出过一个原创性的音乐节目了,甚至在通宵剪辑第一期《天籁之战》的时候,节目组都不能确信它是否能够深入人心。三期过后,这档明星与素人较量的音乐节目终于找到了立脚所在,并且一点点完善着最初的设想:呈现明星的内心恐惧面、素人的颠覆性胜利,歌曲改编后更甚原唱……

  而在这些设想背后实践的人们,还要讲讲你所不知道的《天籁之战》。邀请明星有多难?舞美搭建有哪些玄机?明星和素人是如何达到微妙的平衡?24小时改编有多极限?本期《疯狂综艺》采访了节目制作人任静、总导演李文妤和音乐总监安栋,为你一一解疑答惑。

  PART 1 玩儿的就是心跳,明星直面恐惧面内心也纠结

  在这档节目开播之初,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明星和素人正面PK”的看点了,如果说群众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那么这热闹还真是值得一看。试想,唱将们在圈里摸爬滚打十几甚至几十年,来一个素人,分分钟被KO,用费玉清的话来说,是被“做掉”,颜面何存?

  所以在每期节目的挑人环节,我们有时候可以看到明星们互相之间“实力甩锅”:“这个人不行(很强),一定得你来拿下”、“这个人嘛,我感觉我选择他难度还是很大的”……

  素人指定曲目个个都是坑,明星们的真正任务是改编神曲

  为了寻到微妙的平衡,《天籁之战》用了严苛的赛制,明星和素人之间,谁与谁捉对厮杀,有双向选择权。然而,基于明星有群众基础的优势,他们演唱的曲目都是由素人指定的,而素人则可以选择自己的拿手曲目。

  看过节目的都知道,素人指定的曲目……一个个都是坑,明星们常常因为被要求唱神曲或者儿歌哭笑不得。用音乐总监安栋的话说:“像杨坤、华晨宇相对年轻,他本身对音乐制作,包括莫文蔚,费玉清更资深一点的,他要接受这个东西,纠结度会高一些。

  也就是说,在节目里明星失去了绝对优势。内心的恐惧便浮现了出来:万一输了怎么办?任静在第一次录制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费了不少口舌,她劝解明星们:“你就当是在未知领域中的一首歌来迎战自己,就算输了也不损面子,万一赢了说明你又拓展了一个新方面。”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华晨宇改编的《我的滑板鞋》刷爆网络

  事实上,这不是一场明星与素人之间的战争,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挑战,《大王叫我来巡山》和《我的滑板鞋》刷爆网络,再次证明了任静的观点——如何推陈出新、改编一首牛的歌曲才是明星们在《天籁之战》该做的事。

  节目组为素人加持 莫文蔚十几个箱子进组使“洪荒之力”

  节目组在素人身上花的心思,比明星们还多。“我们对他们进行的是特别短期的、集训式的培训,让他们可以跟明星缩短距离。”李文妤认为,明星们有自己的团队、多年的经验,但素人之所以称之为素人,除了嗓子以外,对他们来说都是短板。因此,节目组在舞美造型上,给了素人更多的助力。

  总导演李文妤还告诉记者,有一次录制,莫文蔚带了十几个箱子来:“有服装,有道具,有乐器,还有配饰,就是各种各样的东西全带来了。”,恨不得带着工作室进组,这是要拼了的意思?作为节目的总导演,李文妤在那时才感觉到,明星们终于决定要使出百分之百的洪荒之力了。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莫文蔚为迎战素人,使出“洪荒之力”

  那么问题来了:在明星和素人处在相对公平的赛制中,投票的结果又是否公平呢?李文妤表示,《天籁之战》有专门的观众导演组,观众都是公开招募而来,绝非群众演员,“每一个观众都被要求留存身份证号码、姓名等个人信息”。而400位观众身边都有投票灯,并非大屏幕上笼统的数字,灯是否亮起是非常直观的。

  节目组也跟所有明星的经纪人聊过:“你们随时可以上去监票。”一开始,还有明星的经纪人会真的认真数票,随后几次就不看了,“因为他们也完全相信这个投票的真实性。”

  PART 2 24小时爆改歌曲是难度最大 莫文蔚差点罢录

  众所周知,《天籁之战》有个不可能的任务:让明星24小时内改编素人指定的曲目。但稍有音乐常识的人,都会觉得这事儿是纸上谈兵,绝对不可能。然而在《天籁之战》中,却偏偏实现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把这种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个中辛酸,只有导演组和唱将们知道。

  24小时改歌曲是打时间差 唱将们都被导演“忽悠”了

  李文妤开玩笑地说,一开始跟明星讨论改编时间,“就好像买菜(讨价还价)一样,一开始他们提出七天、五天,三天,一点一点往下降,我们是三个小时,五个小时,十个小时,就一点一点往前挪。”最后定了24小时,

  那么,一般来说,一首歌的改编需要多久呢?节目的音乐总监安栋以《我是歌手》(观看)为例,大约需要一周左右。这一周的时间里要经历:定曲风、编小样、修改、分谱、排练……这几个过程。而《天籁之战》把这需要168小时的工作浓缩到了24小时里。更可怕的是,明星歌手有4位,而乐队只有一个,每个人分到的排练时间平均只有6小时。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24小时甚至更少的时间改编一首歌,是唱将们很头疼的事

  所以,总导演李文妤想出了“时间差”战术:“我们当时也是存了一点私心,因为觉得歌手本身晚上也不睡觉,就用晚上的时间改歌,然后早上五六点钟踏踏实实睡一会儿。这个时候,乐队去做谱,歌手自己的团队去准备服装、道具或者特殊的乐器。导演组再把舞美做出来。到了下午傍晚的时候,歌手过来排练,把乐器都配上。整个打的时间差,把每一个工作环节都做好,然后在晚上我们差不多7点钟开始录制的时候基本上就完成。”

  明星崩溃时有发生:莫文蔚为一首歌差点要“罢录”

  李文妤的设想通常都能得到实施,但总有些突发情况让节目组崩溃。

  据说,莫文蔚演唱《We Don't Talk Anymore》的那一期,录像前的下午,她突然方了,跟节目组说:“我唱不了,我不唱了。”明明到那期录制前为止,莫文蔚是唯一一位没有输过的首发明星,然而,《天籁之战》里的一切似乎已经要脱离她的掌控了。好在情绪过后,节目还要继续,但到了另外一首歌,不光是莫文蔚本人,连工作人员都崩溃了。

  “莫文蔚演唱的《夜空中最亮的星》,一共改了8遍,还都不是微调,每一个版本都截然不同,“甚至是电音、舞曲都有试过,最后那个版本是英式摇滚”。安栋说到这茬都有点不堪回首。

  随着节目的深入录制,安栋也渐渐摸清了4位首发艺人的习惯。费玉清是“以不变应万变”,“作为一个传统的艺人,他比较尊重原版歌曲的风格,他认为只要用‘我的音色’来演绎它就好了。”而莫文蔚则有格局大的优势——一直在开演唱会,对临场的适应能力是相当强的,也就是说,她的竞技状态是最强的。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费玉清的战术是:以不变应万变

  另外,安栋还爆料了在24小时改编中,有一样东西是救命法宝,谁都缺不了——提词器。据说,有一次导演组把提字器都拿掉了,引起了极大的反弹,“他们觉得光改编就已经快不行的时候,你竟然还把我的提字器拿掉,就要额外再增加一个背词的工作量。”因此这个看似只有演唱会才能用到的“法宝”,在《天籁之战》已经成了救命稻草。

  PART 3 唱将人设是《西游》师徒 搭景灵感来自《北京折叠》

  《天籁之战》是明星与素人之间的战争,选人就是个大问题。2016年下半年,几家卫视连着出了三档概念几乎相同的节目,抛开节目模式不谈,敢上这种节目的歌手,两岸三地屈指可数,于是乎三个台卯着劲做,选人上更是不留任何余地,生怕落到别人后手,甚至某节目还因为传7000万请某台湾天后饱受争议,节目都还没开播,火药味儿已经在综艺这一亩三分地上蔓延开来。任静有些无奈地告诉记者,他们在前期的确也遇到了“抢艺人”的现象,波折重重,具体的故事已经随着一声叹息成了不可考的秘密。

  至于舞美,难度就更大了。因为节目的“PK”元素,所以舞美必须要呈现仪式感,但要做到气势恢宏,同时也要考虑到安全,这两者的统一简直让导演组挠破了头。

  四位唱将其实是《西游记》 杨坤一直怀疑自己是猪八戒

  如今选定的4位首发明星——费玉清、莫文蔚、杨坤和华晨宇,全靠“诚意”二字打动,“像莫文蔚、花花这些人都是我们总导演自己去说服的。”任静透露,“当时有很多家请他们。”如今,无论是4位首发明星,还是后来出现的诸位“X”——曹格、张信哲,其后还有杨宗纬,都觉得自己“没有选错”。

  尽管在节目中4位首发明星没有具体的人物设定,但在私底下他们却在演着一出《西游记》的大戏。莫文蔚是擅长72般变化的孙悟空,费玉清是不染世俗的唐僧,华晨宇因为爱吃成了猪八戒,而看起来狂拽酷炫实则呆萌的杨坤定位沙僧。 有趣的是,杨坤在得知这一人设配置初期,一直很在意自己是谁,一直在问自己的人设是谁。任静回忆:“我们那天跟他说,你知道吗?你们四个我们已经分好《西游记》的师徒了,他马上就来问,谁是猪八戒,他可能觉得我觉得他是猪八戒,我就说我不告诉你。”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四位首发唱将的人设灵感来自《西游记》

  4位首发明星,年龄、阅历的跨度相当大,这是节目组早就定下的,用任静的话说:“电视台毕竟还是各种岁数的在里头的人群。”偏偏两位年龄跨度最大的费玉清和华晨宇玩到了一块儿,本来该叫“废话”组合的,因为小哥是段子不断的,而花花最爱碎碎念:“小哥,这个很好吃,快吃快吃……”最后,还是改了个文名儿——“青花瓷”组合。

  至于素人的选择方面,也是大浪淘沙。唱功自然是第一位的,但作为略有真人秀性质的音乐节目,性格的多元也很重要。毕竟素人音乐节目红了多年,如果只论唱功,《天籁之战》也就失去了“好看”的基本要素。

  舞美搭景制作人导演亲自试验 金字塔结构只是PLAN B

  “在录制前,我亲自去试了升降梯……”《天籁之战》歌靓,舞台也是美轮美奂,当然也让人胆战心惊,网友就不止一次提问:“这么高的升降梯真的安全吗?”其实在这之前,制作人试了几回,导演们更是几十遍几百遍地测试。

  男导演们穿着平底鞋测试,而任静还考虑到莫文蔚一定会穿高跟鞋,于是穿了一双特别高跟的女鞋试了一次,包括一层、二层、三层,还有所有选手需要蹬踩的地方:“走一遍以后发现有两个问题,我让他们改。”

  网友眼神之毒辣,是把节目组认为最难的地方摘出来了:最难的就是机械设置,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舞台上的开合升降。甚至,在第一期节目录制的时候,舞台的搭景还没有十全十美,因为最初搭景的时间只有一周左右。一直到第三期节目,才终于达到了至美的状态。

  

揭秘《天籁》:一首歌改8次,莫文蔚差点罢录

 

  《天籁之战》的金字塔结构舞美

  舞台的金字塔结构让人耳目一新,这其实已经是Plan B了,一开始节目组想要设计的是九宫格,但东方卫视总监李勇提出了金字塔的概念:“任何节目都要有社会和谐面的体现,中国现在是一个阶层流动不是那么顺畅的地方,很多底层的人会想往上爬,我们用金字塔这样的形式PK,不是一个平面PK,是塔底和塔尖的这样一个PK。成功的人就可以升上去,它是一种意韵。”而这个概念的雏形,出自《北京折叠》这本书。

  到现在为止,《天籁之战》已经播出6期,从最初的不成熟,到逐渐的调整、磨合,再到文首我们提到的爆款神曲的诞生,这个过程走得异常艰辛,制片人任静很深解其中味:“我们是原创节目,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一步一步自己摸着走的,一定会有各种漏洞,你只能快速调整,快速理清,快速改进。第一期上来就评价这个节目,我觉得是很难的,一定要看三期。三期以后,才能看出这个节目到底行还是不行。”

  

  

 

 

 

 

上一篇:小蓝鞋湿了,张继科却说这是最开心的一天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