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综艺后期团队体量已超韩国 湖北省省长

2017-12-15 10:34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国内综艺后期团队体量已超韩国  湖北省省长

几年间,国内综艺经历了飞跃式的发展,尤其是真人秀,已经从稀有品类变成了每季必备,各种细分类型层出不穷。由于竞争加剧,综艺节目的制作越来越精耕细作,尤其是《花儿与少年》《中餐厅》《青春旅社》等清新范儿特效、花字引起了观众的普遍关注。新京报为此专访了星驰传媒、大千影业等几家知名后期制作公司的负责人,以及户外真人秀《吃光全宇宙》的总导演,揭秘《中餐厅》《中国有嘻哈》《爸爸去哪儿5》等热门综艺的后期制作幕后。后期工序中难度最大、收费最高

  剪辑和特效是综艺节目后期的主要组成部分,其中剪辑是整个后期制作难度最大,也是收费最高的环节(具体收费数目,采访对象拒绝透露),一般分为两个阶段:粗剪和精剪。在粗剪阶段,各种内容都会被完整保留,大千影业后期总监赵林林表示,由于户外真人秀素材量太大,一档90分钟左右的节目,粗剪之后还会有4-6个小时。另悉,某音乐节目后期制作的素材比高达3000:1。但在时间非常紧张的情况下,粗剪环节会被略过,《吃光全宇宙》的总导演刘柳告诉记者,节目制作时有一期时间特别紧张,团队就直接进入了精剪环节,从最后的播出数据和评论来看,效果并没有因此受影响,但这种操作需要前后期配合非常紧密。

  星驰传媒首席内容官邓安江表示,国内综艺的剪辑过去受韩国综艺影响比较大,喜欢使用重复、慢放等手法,但是也容易出现剪辑过度的问题。所以星驰在制作《奔跑吧兄弟5》《爸爸去哪儿5》时,都采取了弱化剪辑痕迹的“自然流”风格,尽量不通过重复、慢放打断故事进程。

  之前曾出现过综艺预告片利用剪辑,故意放大嘉宾矛盾而引发网络暴力的事件,很多观众因此对剪辑有一种天然的“敌意”。某业内人士表示,在自己的项目中,后期制作一定基于现场的真实情况。在制作某热门音乐节目时,他要求剪辑师不要把个人对选手的偏好带入到制作中,要尽量保持客观的视角。刘柳认为,真人秀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逐渐走向成熟,明星嘉宾给节目留出的时间有限,也更加会控制自己在镜头前的表现,后期不可能摆脱前期重新造一个故事。再加上观众的成长,所谓的“神剪辑”已经很少了。“故意制造歧义很容易对节目的口碑造成负面影响,不论是节目组还是后期制作方,都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花字和动画

  周冬雨的小黄鸭做了一整天

  除了剪辑,综艺中出现的各种花字与动画经常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赵林林告诉记者,为了寻找花字和动画的灵感,大千影业动画组的同事每周都会聚在一起看半天经典动画片,日常生活中遇到有趣的素材也会全部收集起来。赵林林透露,《中餐厅》中曾经出现过鱼漂浮在天空中,鹿出现在海里的场景,这个创意的灵感就来源于英国乐队Coldplay的MV《Up&Up》

  赵林林表示,每个项目都会有自己的后期美术风格,《向往的生活》是绿色的山林风格,《中餐厅》则采取了偏蓝色的海洋色调。在《中餐厅》中,后期团队还专门为周冬雨设计了小黄鸭的角色动画,但看起来很简单的小黄鸭却需要一整天的制作周期。赵林林透露,一档一个半小时的综艺,每期通常需要20天左右的后期制作时间。

  除了动画,花字也是综艺后期包装的重要环节。邓安江表示,花字主要有三个作用,解释画面内容,阐释人物内心和吐槽。尽管有任务在身,但花字也不应该被过度使用。邓安江认为花字是适应目前国内行业的一种包装手段,因为此前的许多节目剧情比较简单平淡,需要花字来抓住观众。而在体系成熟的欧美综艺中,由于节奏快、剧情张力大,艺人的综艺感更强,所以基本不需要花字。

  分类

  棚内综艺

  不再有详细台本,后期参与包装

  传统的棚内节目由于机位有限,不可控因素较少,后期制作的难度较低,但是可供发挥的空间也比较小。星驰传媒CEO朱化凯表示,棚内综艺塑造人物的手法和户外综艺不同,比如访谈型综艺,虽然也在讲故事,但对后期来说故事性的空间比较小,难以展开。

  但棚内综艺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3年前的棚内综艺还属于流程化的操作,故事环节和人物设置都有台本,整个过程基本可控。但在真人秀兴起之后,棚内综艺跟真人秀之间的界限越来越不清晰,许多棚内综艺也不再有详细的台本,只有基本大纲。后期制作方也要对情绪、悬念、重要信息点进行包装,棚内综艺跟户外综艺的差别主要在于场地而非制作方式。

  同为棚内综艺,制作风格也会完全不同。“比如《朗读者》是一个非常静的节目,希望观众能有所思考,所以它在剪辑时镜头切换速度不会太快,会切得非常稳,也不会有分屏、花字这些设计。”某业内人士分析道。

  户外综艺

  慢综艺后期制作难度最高

  赵林林把户外综艺分为游戏/任务型、职业体验/挑战型和观察体验型。他认为,观察体验型是几种类型中后期难度最大的。大千影业今年负责了多部这类综艺的后期制作,比如《向往的生活》《中餐厅》《青春旅社》等。这类综艺也被称为“慢综艺”,虽然节目本身节奏比较慢,剧情冲突感较弱,但给嘉宾设定的任务往往需要全身心投入,因此嘉宾很难再有精力专门对镜头做出完整的情绪表露,这时就需要后期进行“内心外化”的包装,周冬雨的小黄鸭就是典型例子。

  即便类型相似的户外综艺,在后期制作上也会因为嘉宾的差异而有不同的侧重。比如《奔跑吧兄弟5》和《爸爸去哪儿5》,同为户外游戏/任务型综艺,但《爸爸去哪儿5》因为有大量儿童嘉宾,就比前者更适合添加动画效果的包装。《爸爸去哪儿5》中嗯哼的小辫子,Jasper的闪光地砖,Max的蜘蛛侠,都带来了“好玩、有趣、治愈”的效果,邓安江如此表示。

  网综

  1分钟要制造多个亮点

  邓安江认为,从出现场景来看,电视台综艺属于陪伴式观看,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边聊天边看电视,用户的注意力并不完全集中在节目上,1分钟内制造3-5个亮点就能留住观众。

  但网综属于点播型观看,观众往往独自坐在电脑前观看节目,内容必须足够有吸引力才能吸引观众,所以网综常常需要1分钟制造多个亮点,这其中离不开后期的参与。在赵林林看来,这也导致许多网综“用力过猛”,添加过多的后期素材,导致观众眼花缭乱,噱头感太强。

  问题

  普遍“质低价高”缺人才

  国内综艺正处于飞速发展期,作为这个产业的一环,后期也在经历最好的时代。某从业者表示,“以前的节目有6个机位就算是大项目了,但现在的节目加上外拍、GoPro(运动相机)等,最多能有40多个机位。”综艺制作整体的技术进步给后期带来了更多的空间和可能性。与此同时,后期制作团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综艺节目后期制作团队人数

  《爸爸去哪儿5》50多个人,包括10人花字小组

  《青春旅社》      70多人

  某热门音乐节目90多人

  但风口之下,问题也同样存在。星驰传媒CEO朱化凯表示,后期行业正在面临行业混乱缺乏统一标准和人才匮乏的问题。综艺行业发展过快,但人才还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作为曾经的剪辑师,朱化凯认为目前行业急缺剪辑人才,由于缺乏统一的人才衡量标准,市场上存在不少“质低价高”的情况。而在欧美的综艺体系中,剪辑师不仅等级清晰,还会有非常细分的领域,比如会有专攻歌曲类综艺的剪辑师。

  作为应对,各家后期制作公司都非常注重人员招聘。大千影业招聘剪辑师时不仅要求专业对口,还要有编剧思维。如果是本科应届生,一定要有自己进行导演和编剧的个人作品。据星驰传媒首席运营官杨晋透露,星驰早就开始自主研发教材,创办了星驰学院,同时为自家公司和行业内输送后期人才。

  未来

  向前期渗透,根据弹幕调整制作

  前期的导演和后期的制作人员都在“后期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个论点上达成了共识。赵林林表示,综艺节目流行趋势的变化导致了这个结果。随着真人秀和观察纪实类节目的走红,素材量的增大导致导演很难完全把控整个节目。

  朱化凯把后期的发展划分成3个阶段:

  1.0时期,后期制作完全跟着导演走,把导演拍摄的内容用剪辑、包装等手段完整呈现出来。

  2.0时期,后期制作要结合节目的策划和实际拍摄情况重新梳理故事情节,在必要的地方进行效果增强。

  3.0时期,后期要立足自己的专业视角,跟前期密切合作,让节目更加精美。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向前期渗透是后期行业目前的一大趋势。作为节目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后期前置可以更好地把控节目。”他称,如果前期导演没有后期意识,前期的游戏设计太无聊,会导致后期工作举步维艰。为了把控节目质量,后期的编剧组甚至会在播出后专门到网上看弹幕、翻评论,收集网友反馈并在之后的制作中做出调整。

  好的后期能给一档节目加分,但洗心革面是不可能的。正因为此,知名后期制作公司在挑选项目时,首要的标准就是前期团队的配置。赵林林告诉记者,判断前期团队是否靠谱是接项目的重要标准。但“强强联合”固然重要,默契也不可或缺。刘柳表示,《吃光全宇宙》在制作时也曾经考虑过把一部分后期制作外包,但即便找到一个优秀的后期团队,磨合也会导致时间成本的增加,所以最终还是选择由自己的后期制作人员来负责。正是因为默契的重要,所以从合作情况来看,几家后期制作公司分别跟不同的电视台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除了对前期团队的挑选,后期制作公司还会考量各种配套资源,比如艺人咖位、播出平台的资源支持力度、整体方案的投资体量、节目模式本身的合理性等。邓安江则非常想做综N代的后期,在他看来,能延续数季的综艺必然有一个被市场验证过的模式,有了稳定的模式基础,后期就有更多的施展空间。

  水平超越韩国、回归以“人”为本

  经过这几年各类综艺的洗礼,观众的审美也在发生巨大变化,艺人出丑、简单粗暴玩CP等综艺初级阶段的制作手法逐渐被冷落,观众希望看到更加有品质的内容。但有品质并不意味着过度包装,而是通过剪辑、动画、花字、音频的全方位配合实现精细化的操作。

  朱化凯表示,早些年国内综艺节目的后期制作还会学习韩国的剪辑思路和制作方式,但这几年国内的后期水平已经超过了韩国,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国内后期团队的体量已经远远超过韩国。

  刘柳认为,后期制作的大趋势一定是对“人”的回归,要从人出发,通过后期制作完成人物的塑造。今年夏季一档非常令人瞩目的音乐节目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对人物的挖掘非常深入,已经超出真人秀的范畴,可以称作是“真人剧”。这些在综艺节目中积累出的后期制作经验和模式,不仅可以对之后的综艺产生影响,甚至可以影响到电视剧的制作。


上一篇:袁立发声遭宋丹丹怒怼,但网友却不买账        下一篇: papi酱《吐槽大会2》献综艺首秀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