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独居观察类综艺开播

2020-05-16 19:5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国内独居观察类综艺开播


《我独自生活》自2013年开播后,成为韩国独树一帜的独居群体观察类节目。在2018年改版后,重新掀起新一轮的热潮,如今已成为韩国MBC的王牌综艺。放眼国内综艺市场,明星的独居生活也已成为今年新一轮的节目制作热点。

 

随着爱奇艺的《我要这样生活》上周率先开播,腾讯视频的《让生活好看》也在05月14日上线,优酷的《看我的生活》将于今天播出,综艺市场又将迎来三大视频平台的对战。

 

其实从湖南卫视的我家系列开始,观察明星的独居生活就已经成为观众熟悉的节目模式。尤以《我家那小子》和《我家那闺女》为例,虽然观察的切入点不同,但主体人物大多数都是独居的明星。

在《我要这样生活》和《让生活好看》上线之后,可以明显发现人物的不同选择维度所给节目内容带来的差异。

 

人物的选择及观察的角色

与过去的多数生活观察类综艺不同,以观察独居群体为切入点的此类综艺,会将被观察的明星全部请到演播室,共同观看并讨论自己独自生活的纪实片段。所以参演嘉宾同时身兼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两个角色。

 

爱奇艺的这档《我要这样生活》,在设计上更贴近原版模式。以演播室为例,主要由谢楠、杨迪、李璐尔三人作为聚会发起人,与被观察的嘉宾共同组成“蜗牛家族”。

这个家族概念主要源自韩国MBC的《我独自生活》。自2018年改版后,就由金炫茂、朴娜莱等嘉宾共同组成了“彩虹家族”。而家族的出现容易让演播室的成员较快融入到新的环境,也极易在节目播出后形成新的组合。

 

谢楠作为节目的主MC,与杨迪、李璐尔的三人搭档容易保持稳定关系,但是演播室的人物过多后,可能也无法让每个人都发挥出实际的功能。在谢楠控场、杨迪抛梗之外,同为主持人的李璐尔,很难体现出必要的存在感。

而腾讯视频的《让生活好看》中,主要由柳岩一人担任MC,负责在观察的过程中引出话题。但面对四位并不相熟的明星嘉宾,柳岩一人实际很难掌控整个谈话场。加上没有能够制造氛围的综艺咖,最开始的谈话往往直接变成了深入访谈式的走心趴。

 

在主要人物的选择上,《让生活好看》更多的是着眼于独居不久的年轻人。四位嘉宾中拥有最长独居生活的是伍嘉成,独自生活三年左右。此外还有刚刚独居的新手郑爽和独居两年的许魏洲和费启鸣。

《我要这样生活》选取更多的是独居年限较长的明星嘉宾。除了独居新手代表范丞丞之外,还有独居年限超过五年的颜如晶、独居十年的邓紫棋和独居了十五年的周笔畅,到后续还会加入独居两年的秦霄贤。由于年限的差异,嘉宾的生活层次感也相对明显。

 

聚焦的人物不同,展现独居青年生活的侧重点也会有比较大的差异。仅以演播室的观察部分来看,几位明星嘉宾的个性也直接影响到观察室的谈话和观察效果。

《我要这样生活》中谢楠、杨迪和李璐尔的角色更贴近于大众观察员,主要是通过透视四位嘉宾的生活,总结出可讨论和有共鸣的话题。相比较之下,同时作为被观察者的独居嘉宾,并不轻易去探讨他人的生活,更多的是审视自己。

 

整体对话氛围相对轻松,加上纪实片段中的搞笑内容,演播室有更多的综艺化效果。唯一的遗憾是,在对独居生活片段一笑而过之后,主MC也没有通过其他的视角来深入洞察到独居生活背后的哲学。所以整体的观察仍然停留在普通观众的视角,没有带来新的认知和发现。

在《让生活好看》中,郑爽的率真个性贡献了非常独特的观察视角,但也极易让整个谈话场进入到奇妙且略显尴尬的氛围。对于生活真实性的反复发问,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观众在观察中寻找共鸣。

 

比如在观察伍嘉成健康锻炼的过程时,郑爽立马表态“我不喜欢看没有瑕疵的人生”;在观察许魏洲的音乐时间时,她更直言“我不相信这是真实的生活”。虽然这些视角和观点与纪实片段的叙事方式紧密相关,但个人观点的突出极易引导观众去质疑独居生活的真实性。

基于纪实片段的选择,能够透过生活的状态洞察不一样的人生观,可能是《让生活好看》做的相对较好的地方。比如郑爽在开启独居生活时与父母的对话,引发了演播室关于精神独立的一段访谈。#三十岁前必做的事#等话题给观众带来新的思考。


上一篇:沈腾新综艺节目来袭,却被网友们喷成筛子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