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间生命“摆渡人”的忧与乐:被看轻也被需要 广州日报

2017-08-01 16:59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太平间生命“摆渡人”的忧与乐:被看轻也被需要 广州日报

太平间生命“摆渡人”的忧与乐:被看轻也被需要
    图为吴光荣在核对逝者信息。 王刚 摄

  中新网杭州8月1日电(见习记者 胡哲斐)穿着蓝大褂,戴着口罩和手套,吴光荣在逝者章一(化名)面前三鞠躬后,便将遗体从病房推往太平间。几百米的路途,他笔直腰杆,神情严肃,步伐坚定,“一路走好”的安慰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吴光荣今年54岁,是浙江省杭州殡仪馆外派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医二院”)太平间的一名工作人员。从病房到太平间这条路,吴光荣一行就是近十年,已陪伴四千多名逝者走完人间“最后一公里”。

  “很少有人愿意做我们这行,但我觉得,我们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吴光荣的语气里透着几分委屈和无奈,但他对自己的职业认同感却很高。

图为吴光荣拉运遗体。 王刚 摄
图为吴光荣拉运遗体。 王刚 摄

  24小时待命 陪逝者走人间“最后一公里”

  吴光荣的工作是管理太平间,也被称做“职业入殓师”。一旦接到院方关于病人去世的通知,他必须立马赶到病房,将遗体运往太平间,对遗体进行清洁,为逝者穿衣,并帮家属衔接殡仪馆处理善后事宜。

  吴光荣成为“职业入殓师”已有近十年。他自2003年起便在杭州殡仪馆做出殡人员,2008年被调到浙医二院管理太平间,从此便开始了“24小时随叫随到,半步不离医院”的生活。

  “平时只能在医院附近一公里内走走,接到护士电话,必须在15分钟内赶到病房。”吴光荣说,遗体在病房里多待一分钟,家属就心慌一分钟,其他病人心里也不好受。

  出于工作需要,吴光荣把住所搬到了医院,与太平间相邻。二十多平米的屋子被隔成两间,进门便是沙发和茶几。碰到情绪失控的家属时,他会带家属进门喝杯茶,平复情绪。

  从吴光荣近十年的从业经验来看,病人在晚上去世概率较高。因此,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业务繁忙时,吴光荣一个月要服务二十五六具遗体,连续好几个晚上都没法睡觉。

  “我们这一行,辛苦是常态,早就习惯了。”吴光荣笑着说,而后又立即皱起了眉,“关键是情绪压抑,心理很沉重。”

  有一回,吴光荣去拉运一具女性遗体。刚出病房时,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扑通”一下跪倒在他面前,哭着喊道“叔叔,求你不要把我妈妈抬走”。自认为内心强大的吴光荣也止不住泪了,“实在承受不起”。

  哭喊的乞求者有之,暴力的阻拦者亦有之。

  今年4月,吴光荣给一位河南籍逝者擦拭身体时,直接被家属用手推出门外。“亲人情绪激动是正常的,这个时候态度绝不能强硬,让他们宣泄一会儿就好。”吴光荣说。



上一篇:中国科学院院士:山西创新转型综改最需改变思想(图) 上海市委书记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